不计其庶

作者:潇湘碧影

  陈氏母女三个对望一眼,皆是无奈。熊孩子烦人之处便是如此,认真计较好似小肚鸡肠,不计较又频繁遭殃,竟不知如何是好。
  庭芳顿了顿,转到正事上*| lai |*:“百合乃家生子,恐不愿去外头。总归算受了我的连累,娘与我些银子,给她做嫁妆吧,能让她安心些。如今外头的(曰)ri 子不好过,放良虽是好事,我却不能‘何不食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糜’。”
  陈氏点头:“很是,叫胡妈妈称二十两,再预备四块大Red(* hong *)布料。你别太忧心,说句不好听的,* na *些个姬妾,该发嫁的照样发嫁。”
  胡妈妈*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嘴道:“有些话姑娘们不会说,还是我去同她说吧。主要是百合* xing *子ruan (车欠),换个刚*ying *chong *段阿宝*| lai |*两巴掌,早消停了。我们只防着她想不开。说起*| lai |*又赏银子又tuo *籍的,她再有不知足,就该打死了。”
  庭芳垂了垂眼睑,百合只* tui *上露了一小块,连走.光都算不上,在古代一个不好就要人命了。不禁想起强.奸犯判死刑的法律,心中苦笑不止。贞洁等于生命的时代,强.奸确实等于杀人。其实百合被扯裙子,在她看*| lai |*并不算事。可形势不由人,百合回去便哭的半死,flower (hua )在开解她的功夫,比替她找chu *路还费神。
  确实没有比远嫁更好的方式了!陈氏见庭芳明White(颜色bai ),正想夸她,又生chu *无数尴尬。
  庭芳见陈氏满面倦容,早心ruan (车欠)了,又不是陈氏的错,她夹在中间真不好做人。低声道:“总要陈家chu *面陪个不是才好做定论。不然愚钝之人还要生chu *许多怪话*| lai |*。也不看看两个都是孩子。”
  这是给陈氏一个台阶下,陈氏心中轻松了点儿,深深叹了口气:“你舅母真是……不知怎么养了* na *样的儿子。”
  庭芳还不至于迁怒杨安琴,只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只盼表di 以后懂事吧。_ ﹍8  `-.``-`·8·.说*| lai |*说去,都是小孩儿胡闹罢了。”
  庭瑶忍不住笑道:“你越发老气横秋了。你比她大不到一岁。”
  庭芳翻了个White(颜色bai )眼:“他脑子还比不过三岁。”
  庭瑶见庭芳不是很在意,chu *主意道:“娘还是去老太太处回了此事,并把百合的许chu *去的事告诉老太太一声儿。”
  陈氏忙站起*| lai |*:“你不说我都忘了。你们两个在家里,我去同老太太说。只盼老太太别气着。”
  事情解决了大半,庭芳放松了下*| lai |*,笑道:“多大的事儿,* na *(曰)ri 没几个人淘气,老太太不至于气着。”
  陈氏苦笑,转身去了老太太院里。老太太管家的人,自有人报她前因后果。见陈氏jin **| lai |*,开门见山的道:“* na *丫头如何了?”
  陈氏也不邀功,把庭芳的主意如此这般说了一回。老太太听的嘴角直抽抽,心道:莫非真是巧妇养拙女?她自问是个明White(颜色bai )人,管家理事一把好手,结果养chu *三个孩子皆不中用。也就**勉强能守住家业。她家大儿媳倒好,百事不管万般不过心,养chu *的闺女倒是一个比一个强。人比人得死!
  既是解决了,老太太懒怠多说,只道:“虽是奴才,但别闹chu *事端*| lai |*是最好的。家和万事兴。”
  陈氏忙应了,又道:“还得去大嫂家里一趟,亲戚们别生分了。”
  站在老太太的立场上,亲戚家的熊孩子gen本就不算事,她就只考虑自家孙女有没有受委屈。听陈氏一番述说,便知庭芳不在意,她也丢开了。一大家子几十号人,哪(曰)ri 没有三五件糟心事就怪了。  ``.`·件件都忧心,嫌命长呐!
  眼看着就到了下午请安的时候,孩子们渐渐聚拢。杨安琴也*| lai |*了,依然笑盈盈的,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见面先今口 han 三分笑乃贵妇的基本功。越氏与秦氏看看陈氏,又看看庭芳,皆是有说有笑,便知事了,复又说起笑话*| lai |*。
  庭琇对庭芳道:“你* na *表di ,再没消停的,舅母怎底不管管?”
  庭芳道:“可别冤枉了舅母,我娘临chu *门前舅母还在使家法呢。只是表di 不记吃也不记打,什么法子都用了,还* na *么着。你不知道,前(曰)ri 丢蚯蚓,大表哥送的四块料子还没捂hot(英文:hot,中文:re ),又因mao *虫的事儿送了六块。方才竟索* xing *抬了个箱子jin **| lai |*,全是杭绸,我跟大姐姐笑的肚子都疼了。”
  庭珊大笑:“大表哥是个妙人!”
  庭琇也捂嘴笑:“你都要开绸缎铺子了。”
  庭芳笑道:“哪里用的了* na *么多,原想退给他,他却死活不要。都是自家兄妹,推*| lai |*推去显的生分,还是我问他要了几本书才糊弄过去。”
  庭珊道:“大表哥也愁。我听娘说,谁家没几个不省心的?只别闹到外头。大表哥既是长子,家里好东西都与他,他是该照应di 妹。只是他di di 总不知轻重,将*| lai |*不定怎么办呢。”
  庭芳点点头,宗法社会的规则如此。陈谦享受到了陈家最大的资源倾斜,就承担了家族最大的责任。按陈谦的* xing *格,不怕White(颜色bai )养个废物。好比叶家三老爷,哪怕好色了点flower (hua )钱多了点,在老太太和大老爷眼里都是浮云。但陈恭不同,小小年纪liao 猫逗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本事满级,在亲戚家都不收敛,更没有基本的是非观。要知道在男权社会里,欺负女孩子是非常没品的事儿,但陈恭就gan 了,还天天gan ……庭芳觉得如果她是陈谦,也是想死的心都有。庭树再糟心,都连个窝里横还没混上,跟陈恭一比,庭芳就觉得她家亲.亲大哥真可爱啊真可爱。
  晨昏定省惯例是孩子们先撤,太太们ci hou老太太吃了饭再回家的。姐妹几个说了一回闲话,各自家去。庭瑶先在家里做好晚餐的准备,又使人去请陈家兄di 。哪知只请*| lai |*了陈谦,便笑问:“恭哥儿恼了?”
  陈谦没好气的道:“赌气不吃饭,说我们都不信他。我看饿两顿去去huo *正好。才吩咐了丫头婆子,谁也不许给他点心吃,要饿就饿个够,明天都别吃!”
  庭瑶忙道:“可别饿坏了,我叫小厨房里煲碗粥,与他晚上吃。”
  庭兰撇嘴,庭芜哼哼道:“他该!女孩子名节最重,* na *回四姐姐的首饰拿chu *去,都被人说嘴呢。何况百合被人瞧见了。”
  庭树:“……”
  庭芳:“……”庭芜你也是个熊孩子!忙岔开话道,“饿两顿不妨事,咱们还是留锅粥,饿过了吃粥不伤胃。”
  陈谦的脸又Red(* hong *)了,对庭芳道:“难为你不计较。我.(曰)ri 后必好好管他。”
  正说着,陈氏与杨安琴携手而*| lai |*。到了家里,杨安琴便不装了,拉着庭芳的手就开始数落陈恭:“越大越不安生,三番五次的liao 事,得亏你是个大度的,不然我真没脸住这儿了。”
  陈氏劝道:“他还小呢。”
  “规矩上的事儿,不论大小都该记着。”杨安琴搂着庭芳坐下,又道,“从今往后,舅母托你们,凡是见他淘气的,能打得过他的便先打了。打不过他的就告诉我,算是帮舅母的大忙了。再不管管,长大了非得连累一家子不可。往(曰)ri 我多少有些心ruan (车欠),从今(曰)ri 起只当我是后娘。恭哥儿是老幺儿,平(曰)ri 宠太过,必要把他掰过*| lai |*。”
  众人哪好答应,都今口 han 笑不语。
  杨安琴直接对庭芳道:“我看你还能管住他三分,他再淘气,你只管抽。今晚我就送个藤条过*| lai |*,照脸抽!”
  庭芳忍不住噗的笑chu *声:“舅母别太生气,谁小时候不淘气儿啊。”说着指着庭芜道,“就上月,她还甩我帘子呢。”
  庭瑶也笑:“你好意思说别人,也是上月,你还和树哥儿关在屋里吵架,当我们不知道呢。”
  庭树不好意思,低声笑道:“都是我的不是,四sister(* mei mei *)别恼。”
  庭芳:呵呵。早gan 嘛去了!?不行,对这傻X还是不能忍。挂了一张假脸笑道:“早忘了,谁记* na *个。”
  庭树扯了扯嘴角,最近他过的很不好。往(曰)ri 有多风光,如今就有多落寞。家里人并没有克扣他,却少了往(曰)ri 的殷勤。被奉承时没感觉,被冷落时方才知道zi wei 。眼见庭芳越混越开,连杨安琴都收服了,庭芜也几乎跟她形影不离,又想跟庭芳交好。只还没拉下脸*| lai |*。心里盼着庭芳*| lai |*寻他,偏盼不着。更郁闷了。
  饭毕洗手,杨安琴还赶着回去继续上思想品德课,便都散了。庭芳是跟着陈氏睡的,并不回房。带着陈氏庭瑶做了一回神仙操,忽又想起要回房拿本书,擦gan 了汗便往自己屋里走。
  到门口时,模模糊糊听到哭声,black(hei )灯瞎huo *的,两个丫头吓的mao *都炸了,差点尖叫chu **| lai |*。庭芳眯着眼睛一看,只见她房门口缩着个团子。走近团子蹲下,发现是熊孩子陈恭。顿时无语:“你一天照三顿折腾还带宵夜,不累么?”
  陈恭用力醒了下鼻子,抽噎着说:“我是冤枉的,嗝,叶.庭芳,嗝,你信不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