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计其庶

作者:潇湘碧影

  老太太无力的挥挥手:“有些头晕,略躺躺。>  ·-.·`-8.看太医没什么用,老.mao *病了。不能伤肝动huo *,不能忧心。都是废话,谁不想* gao ** gao *兴兴的。”
  庭瑶垂下眼:“都是孙女儿不好。”
  “与你不相gan ,与你sister(* mei mei *)也不相gan 。”老太太道,“你四sister(* mei mei *)上回看戏的时候说啥*| lai |*着?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老太太说着就笑了,“鬼精灵儿,偏说的话没法驳。”
  庭瑶笑不chu **| lai |*,今口 han .着眼泪道:“老太太,咱们看看大夫吧?”
  老太太稍微直了直身子,道:“我有分寸,且死不了。你怎么*| lai |*了?有事?”
  庭瑶哪里还敢告状,只道:“想您了,*| lai |*瞧瞧。”
  “撒谎。”老太太平静的说,“早晚各见一回,单*| lai |*看我犯得着这个点儿?”
  庭瑶心知老太太起了疑,必瞒不住,不如把话说在前头。便道:“不是什么要jin 事。爹爹想送四sister(* mei mei *)去江西避避风头,娘不愿意。想着路途遥远,她或有个好歹,自己就把自己吓着了,哭的眼泪汪汪的。我看着不像就替她*| lai |*求情。”嘟着嘴道,“又不关我们的事,凭什么叫我们避风头。”
  老太太好几天都严控着家里,听了庭瑶的话,挑眉:“你.娘不是正不自在么?”
  庭瑶暗中叹气,确实不大会装,只得替她yuan *了,苦笑道:“我娘……您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她慌的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陈氏是什么人,倒不需要庭瑶解释,老太太还更了解些。遂笑道:“你.娘啊!别的能耐没有,养了两个好闺女,这辈子是不愁了。再等小八长大,她比我有福。”不得不承认,陈氏就是八字好,嫉妒不*| lai |*!
  庭瑶还有正事儿呢,巴巴的看着老太太:“别送四sister(* mei mei *)走好么?”
  “不送!你们谁都不送走。  `··.`-``”老太太道,“自家孩子都护不住,也配叫阁老家?你sister(* mei mei *)是池鱼之殃,我不好表现太过,你可得看着些。放心吧,你.爷爷在外头跑,过几(曰)ri 就消停了。”
  庭瑶松了口气,只要两尊大佛不想动庭芳,她娘就能放开手脚了。就她娘的* xing *格,凭本心行.事便可tuo *chu **| lai |*,反比算计着强些。忽然生chu *一种了悟:“直到向前亦不错。”
  老太太叹了口气:“直道向前啊……得看有没有* na *命格享。不过若非聪明人,直道是个不错的法子。哪怕掉(gou)里,好赖能捞着句可惜。将*| lai |*你……”说着一顿,“好好想想吧。”本yu (谷欠)想说皇后的* xing *格,又闭了嘴。还没影儿的事呢,便是嫁了太孙,也未必当得了皇后。其实按照她的想法,混个福王妃是最好的。只太孙妃的诱.惑太大了。人啊,到头*| lai |*都是活该!
  庭瑶见老太太想事,不便打搅,只陪在一旁。良久,老太太回过神,才问:“四丫头做什么呢?”
  “写书呢,她说要把算学整理成册,”庭瑶摇头,“我不懂* na *个,好似天书一般。没空用mao *笔,拿着铜管卡着炭条写。新*| lai |*的小丫头削炭条都削的够呛。她直接废寝忘食了都。昨儿中饭都是我给喂的。”说着庭瑶就有些无语,本*| lai |*她是喂一口意思意思,目的是要庭芳停下*| lai |*好好吃饭。结果庭芳* na *货一边写东西,一边不住探头张嘴,偏眼睛还不离桌面。只得把整碗汤yuan *都喂完了。* na *丫头打会拿勺子起就不肯让人喂,现在越活越回去了还。
  老太太忍不住笑道:“* na *丫头……嗳,可惜了,要托生是个哥儿,你.爷爷得爱到骨子里去。”
  庭瑶笑道:“现在就爱到骨子里了,咱们啊,都得靠后。﹎_ _﹍   ··.-···`”
  老太太瞧着庭瑶不像吃醋的模样儿,略微放了点心。女人家哪有不吃醋的?但皇家的女人,就不能拿自个儿当女人。得比男人还刚强,得比男人还镇定,还得装的比外头的女眷们更* rou *弱可亲。皇后明White(颜色bai ),所以圣上敬她;太子妃明White(颜色bai ),所以没人能挑她的错,不给太子拖后* tui *。太孙妃若是个小女人,这命也到头了。外头闹哄哄的,好似庭瑶没了机会。其实还有,只要叶家稳的住,不像她大儿子一般急功近利、糊涂油蒙了心,希望还是很大的。没事儿的时候不显,有事儿的时候,聪明与愚笨,一目了然。叶家稳住了,庭瑶依然是* na *个温* rou *和气的大姐,反而比往(曰)ri 胜算更大。老太太眼睛眯了眯,皇后,要的是政治素养!
  老太太遇见蠢儿子,心情实在难以言喻。但孙女儿靠谱,乌霾便渐渐散去。细想起*| lai |*,孙女儿还是嫁给皇家好。不然就凭她们* na *不靠谱的爹,非得把孩子坑死。可嫁入皇家就不一样了,有了皇家身份,与她们父亲的尊卑就倒了过*| lai |*。普通人家女儿管父亲叫不孝,皇妃女儿管父亲叫做贤德。君臣如天壤,果然还是做皇家人更好。
  祖孙两个说话的气氛越发好了,老太太屋里顿时欢快起*| lai |*。丫头婆子们从大气不敢chu *,到陪笑劝老太太吃shui *果,简直其乐融融。谁料这会儿秦氏从外面哭着jin **| lai |*,扑倒在老太太脚下:“老祖宗,你要替我做主啊!”
  老太太忙问:“什么事?”
  秦氏看了庭瑶一眼,庭瑶立刻起身告辞。老太太点头放行,才又问:“哭什么哭?有事说事?”
  秦氏憋着嘴哭道:“方才老爷jin **| lai |*同我说,原是英亲王的小儿子想娶庭琇的,如今……如今……呜呜呜……”
  老太太也想哭了,一个两个这么蠢,她到底哪儿得罪了老天爷?英亲王府呢,算很不错的人家。英亲王乃今上堂di ,按理该是郡王。然跟圣上一块儿长大,感情不错,便破格封了亲王。人很老实,不大掺和朝政。body(* shen | ti *)不大好,便也没去封di ——本朝风俗,亲王封di 京城二选一。去封di 就得离京,好处是天* gao *皇帝远,还有di 方税收供养,坏处则是远离了政治中心;留京则是能时时见到圣上,但俸禄就是年俸,更不大好作威作福。皇帝管着不算,一群群的言官还驻京呢。总之各有好歹,凭自己选。
  亲王留京,王子王孙们当然也跟着在京城。孩子多了,* xing *格就各异。老太太暂时想不明White(颜色bai )英亲王府的小王爷为什么要坑她们家。可她们家的倆傻货,看着人家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坑还往里头跳。叶家最脆弱的防线便是三房,从三房往里杀,自然最容易。就如同大老爷一样,三房已是被好处蒙蔽了双眼,再怎么说道理都是听不jin *的。只得使chu *缓兵之计,故作惊讶道:“果真如此?杜妈妈,快去请老太爷家*| lai |*!”
  秦氏追问:“* na *庭芳呢?”
  老太太眯起眼,不对!一个两个的死咬着庭芳不放,大有不把她*死不心甘的模样。谁* na *么想要庭芳死?庭芳死了,又便宜了谁?叶家会因为庭芳之死陷入什么样的境di ?
  秦氏见老太太陷入沉思,不敢说话,只在一旁抽噎。她统共只得一个亲生的,自然是爱若珍宝。先前就愁老太太不待见三房,如何替她寻门好亲。如今天上掉了个馅饼,只是庭芳碍眼。除去了庭芳,她女儿就能有好归宿了。亲王庶子,再不济也是个国公呢!宗室的国公,比民爵尊贵多了。
  老太太当然不会去请老太爷,想了很久,也想不chu *对方的后招。挥挥手,叫秦氏退下了。
  秦氏自以为得意,觉得庭芳就是太骄纵。当初若是应了福王,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了么?到如今 ,反阻了旁人的路。一想到女儿受了庭芳的连累就心如刀绞,狠下心,便往东院里去。
  却说陈氏和杨安琴携手*| lai |*看庭芳,只见庭芳屋里还算整洁,只书桌上堆满了东西,想是丫头不敢碰有字儿的,故没收拾。杨安琴暗自点头,御下严格,还是* na *么能gan 。
  庭芳见陈氏*| lai |*了,起身问好,顺道自己休息一下。杨安琴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张纸,念道:“交通灯的设计与时间的关系。这是什么?”
  庭芳rou了rou眼睛,道:“大街上老堵车,归gen结底是人车乱窜。想个法子管起*| lai |*,不许行人乱穿马路,该过车的时候过车,该走人的时候走人。只需要三个颜色的灯笼,便差不离了。”
  杨安琴追问:“* na *什么时候过人,什么时候过车?”
  “要算,”庭芳道,“什么时间段有多少车多少人,通过函数计算chu *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可以设置车能走多久,人能有多少时间。”后世Red(* hong *)绿灯的时间都是经过各个路段的流量jin *行严格计算的。现在统共只有一两条路堵,建议Red(* hong *)绿灯够使了。上辈子小时候常常有人问学数学有什么用?难道buy(中文:gou mai)菜还要用函数不成?上了大学才知道,如果没有数学,你buy(中文:gou mai)菜要给多少钱倒是不用数,但交通堵的chu *不了门,就得哭着喊着跪求函数大.爷饶命了。
  陈氏不关心这些,细细看了庭芳一回,道:“脸色好难看。都是我不好,有事了就顾不上你。”
  庭芳有些疑惑,又有些感动。哪怕庭瑶因她被坑,陈氏也就是别扭了几天,还主动*| lai |*看她。虽然很单纯,却很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心。弯起嘴角笑道:“是我想事没睡好。再过一阵就好了。”
  “你写这些有什么用?”陈氏道,“赶jin 找老太爷撒jiao (女乔)去。”
  庭芳正有事找老太爷说,点头道:“我也想,就是老太爷忙的很,待他回*| lai |*就去。”
  连同杨安琴,娘三个都不想说扫兴的话题,捡着书上的趣事说笑。正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外头丫头报:“回舅太太、太太、姑娘,三太太*| lai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