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计其庶

作者:潇湘碧影

  从chu *生起,庭芳没遭过这样的罪。 ﹏ `-.-·--`8`.在大同被打归被打,好歹是自己求的,不管赵总兵、刘达还是徐景昌,下手都有分寸,定不会伤着她。福王的一巴掌和一脚倒还好,横竖她耐痛能力训chu **| lai |*了。跪在di 砖上的zi wei ,真是一言难尽。
  天又冷,寒意从膝盖一直往上窜。她跪一晚上,两条* tui *不废也重伤。徐景昌可真是她的福星,活生生的又救了她一次。这风口lang尖上,真被福王收了,起码头三年都得给福王虐。还特么得对着个傻X严春文,趁早抹脖子上吊比较快。
  严春文是必能回*| lai |*的,所以福王才chu *离的愤怒。他居然摆布不了一个女人!庭芳也不想替* na *蠢货求情,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不能让事情闹大,她有替太子卖命的义务,也有规劝福王的义务。叶阁老一直病重,也不知能熬多久。家中养病,内阁权力本就被分了chu *去,她能为家族争取的,就是仗着脸面儿替太子跑个小* tui *。叶家第二代无人,好赖尽力在太子跟前刷分,撑到第三代长成。否则就叶家* na *一窝孩子的品貌,真是怎么死都不知道。苗文林兄妹被威胁,他家的就不会了么?苗惜惜的长相,是能跟她比?还是能跟庭芜庭苗比?她连庭兰都比不上!
  客观*| lai |*讲,chu *了事解决事方能在上司心里体现你的本事。只是严春文之事太窝huo *,她遭的罪有点大。庭芳自嘲的想:这可给自家立了大功了。希望福王消气早点儿,她真不想残废。悄悄把膝盖挪了一点点位置,离开了雕flower (hua )处,平di 总要好点。
  刘达知道庭芳被罚跪,心疼的不行。跑到作坊,气急败坏的道:“你管她去死!我去求殿下。”
  “别去!”庭芳拉住刘达,“殿下正恼,越多人求,他越恼。我跪一下没事。别告诉理国公世子,此事到我为止。”不然福王熊起*| lai |*,一准翻脸。让他把心里的邪huo *撒chu **| lai |*就没事了。
  刘达想砍死严春文的心都有,大冷天的,庭芳有事算谁的?
  “大叔你先回去,别陪着我。  ``.`·”
  “我去给你端个huo **| lai |*。”
  庭芳摇头:“快走,殿下罚我,你端个huo **| lai |*作甚?别害我,快走。”
  刘达只得先撤了,去后头的厨房熬了一锅姜汤,预备庭芳能动的时候就给她灌下去。
  福王在屋里生闷气,他觉得全天下都背叛了他。刘达给叶家报了信,听闻庭芳被罚,老太太气的倒仰。不敢告诉丈夫,还得瞒着众人。在屋里转了好几圈,喊过杜妈妈道:“你去严府,告诉他们,叶家孙女不做替死鬼,他自家事自家摆平,叫她家的王妃去跪!”
  杜妈妈又跑去严家传话。严鸿信没想到福王* na *么大脾气,暗道不好,这可是往死里得罪叶家了。只得解释道:“王妃有孕在身……”
  杜妈妈忍不住嘲讽:“贵府的孕妇,也与众不同。”
  江淑人哭道:“* na *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凉拌!严鸿信又只能往东宫传消息,试图让太子妃再劝劝。鸡飞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跳的,太子几乎对严春文动了杀意。咬牙切齿的说:“娶妻娶贤,待(曰)ri 后非废了* na *女人不可。十一di 太委屈了!”
  太子妃也悔的肠子都青了,*的福王低头,岂不是添乱么?不想动严家,是不想跟翰林交恶,更是不想有流言蜚语。现严春文有孕,真个*死了她,福王就得被平郡王一系的御史参成福郡王。孕妇总是让人同情的。再则但凡有事,总是有几种观点。吵起*| lai |*福王是不怕,偏福王是太子系的人,多少对太子名誉有损。早知道娶不着庭瑶,放了庭芳嫁福王得了。现如今东宫欠了叶家一个大人请,这可怎么还!
  消息在有限的范围内传播着,庭芳冷的忍不住的抖。天black(hei )了,她今晚定然回不去。> _﹎8 _ .又在福王府呆一夜,王妃还不在家。这回是该庆幸定国公不要徐景昌了,不然这(曰)ri 后可真有得掐。
  不知跪了多久,庭芳感觉到body(* quan | shen *)都是麻木,福王才道:“起*| lai |*吧。”
  庭芳gen本爬不起*| lai |*。
  “还管闲事吗?”
  庭芳能说什么?只能是沉默。
  福王气的又想揍她。但看她冻的脸色发青,无法动弹的样子,终是心ruan (车欠)了:“再有下次,不止两个时辰,你给我跪足一夜!”
  “是。”
  福王招*| lai |*丫头,扶庭芳去休息。不巧,还是上回她住过的房间。被放jin *浴桶里的庭芳,觉得膝盖针刺的痛。此刻应该泡完澡,点艾灸*chu *寒气。庭芳犹豫了一下,觉得不能拿自己body(* shen | ti *)开玩笑,对丫头道:“有艾条么?”
  丫头点头:“有。殿下还使人送了药酒,待会儿奴婢给姑娘rourou。”
  庭芳松了口气,福王气消了。立刻觉得头昏脑涨,估计是感冒。洗完澡,庭芳喝了一大碗姜汤,躺在chuang shang 由丫头治疗。很久没生病了,庭芳难受的很。迷迷糊糊觉得丫头走了,把自己蜷成一团。牙关jin 咬,不肯发chu *声音*| lai |*。
  次(曰)ri 一早,庭芳挣扎着起床,却是想起没办法qi (马奇)马回家。还得唤丫头:“替我备车,我要回家。不能过了病气给殿下。”
  规矩都是这样,丫头忙去回报了福王。福王放庭芳走了,自己在家中生了半(曰)ri 闷气,至下午,终究是起身去了严家。
  福王看着严春文就一百个厌烦,接chu **| lai |*,家都懒的回,直接把人扔去了赵贵妃处。再回家,空dang dang 的。又怕庭芳真的病死了,使人去探病。
  庭芳确实病的厉害,作坊* na *di 界儿,说是室内,但空间大,匠人又都gan 活,不觉得冷,保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就没怎么做好。福王当然踩着脚炉,但他人一走,没人添炭,huo *就灭了。王府并非皇宫,没有整套的di 龙。跪了四个小时不能动弹,也就是庭芳body(* shen | ti *)好,搁普通小姑娘,病死都不稀奇。
  叶家安安静静的,病了俩祖宗,上头全在气头上。叶俊德cuo着手问越氏:“四姐儿不会有事吧?”
  越氏头痛的道:“看天看命的事儿,你别急,我多照看些。”
  “都是我累的她。”
  越氏摇头:“是咱们家累的她。她心里有数,咱们家真个没chu *息,有事只能派姑娘家chu *门。”
  叶俊德老脸一Red(* hong *)。正说话,杜妈妈*| lai |*了:“严家江淑人*| lai |*了,老太太不想见,还请二太太去招待一下。”
  江淑人是*| lai |*探望庭芳的,老太太强忍着挠她的chong *动,顺道把已经shen 爪子要挠人的陈氏摁住,仁至义尽。江淑人没jin *的正院,越氏迎了chu **| lai |*,给引到了东院。庭芳躺着,面色赤Red(* hong *),* gao *烧不止。庭芜跟陈恭两个眼睛都哭肿了,还在边上抽噎。庭瑶主持大局,叫江淑人看了庭芳一眼,又带到书房喝茶。
  江淑人满脸愧疚:“实是我们家对不住姑娘。”
  庭瑶淡淡的道:“天家威严,女儿chu *嫁之前没分说明White(颜色bai )么?”
  江淑人苦的说不chu *话*| lai |*,她知道天家威严,还同女儿一起看了史书。光记得纵容夫君作恶是要凌迟,却又把握不住劝谏的度。哀哀戚戚的道:“是我们家的错,生累了姑娘。”
  庭瑶冷冷道:“望王妃记得我sister(* mei mei *)跪了* na *么久的情,* gao *抬贵手。”不是庭芳勾搭了徐景昌,认了主的人敢向着别个,打死都不冤。踹一脚跪两个时辰,真得谢福王不杀之恩。
  江淑人羞的满面通Red(* hong *),连连称是。庭芳未醒,感谢的话没法子说。放下礼物,落荒而逃。庭瑶忍了好久,才没把江淑人留下的东西丢chu *去。越氏又去掀庭芳的被子,看她的膝盖,还是肿着。苦笑:“可别叫你娘看见,这可得哭几夜。”
  庭瑶眼圈Red(* hong *)了Red(* hong *):“哪敢让她知道。都是骗她说被殿下晾着,着了凉。不然老太太哪里就摁的住她了。”
  越氏道:“谁这么害我庭珊,我也要拼命的。”
  庭瑶擦了擦泪,对庭芜和陈恭道:“你们俩个都写功课去,别裹乱。别叫你们四姐姐病着还操心你们。”
  庭芜抽噎着应了,把陈恭拖走。
  越氏守到晚上,陈氏被老太太放了回*| lai |*,接着守。庭瑶见陈氏守着,她就去睡了。第二(曰)ri 清早,走到庭芳房中,陈氏已在塌上歪着了。庭芳见了庭瑶,有气无力的说:“有粥么?”
  庭瑶一叠声的使人拿粥,又问庭芳:“好些了”
  庭芳点头:“不过是着凉,明儿就好了。待好些,还要去给殿下请罪。”
  庭瑶苦笑:“你也是拼。”
  庭芳笑:“我活该。”谁让她想gan 事业,不想当小女人。别说古代,就她上辈子,为了取信于老板,证明自己比男孩子强,工作头几年,哪天不是加班到十二点,一个人gan 三个人的活。从她之后,老板开始招女生了。路总要人去踩,她既强悍,踩又何妨?她踩了,后*| lai |*人就顺了。形成惯* xing *后,她的天flower (hua )板也会消失,良* xing *循环。想要ken *掉最大* na *一块蛋糕,不作点死怎么可能。
  庭瑶**庭芳的额头:“比昨(曰)ri 好些,喝了粥再睡会儿。”
  病中的庭芳有些脆弱,笑问庭瑶:“大姐姐觉得我傻么?”
  “不傻。”庭瑶笑道,“我也不傻,就是怂。”
  “你哪里怂了?”
  庭瑶道:“畏惧流言蜚语,不敢跟你一样玩命。”
  庭芳笑了,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还是* na *句话,如果能重*| lai |*,她还是会选这条路。纵然疼痛,纵然苦难,绝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