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计其庶

作者:潇湘碧影

  老太爷锐利的眼光扫*| lai |*,庭芳微微叹气,果然自家爷爷都无法接受,皇家更别提了,有些失落的道:“还还是玩电磁感应吧,总归有法子更有趣儿的。>>_ ﹍ ·``.---··8.”
  钱良功醒过神*| lai |*,忙对老太爷道:“阁老,学生忽然想起一事,先行告退。”
  老太爷yu (谷欠)追问庭芳,满意钱良功之jin *退,*着胡子笑道:“可急的很?”
  钱良功gan 笑道:“内子所托,学生莫敢不从。”
  老太爷笑骂了两句,就把人打发走了。回过头问庭芳:“说吧,电烛又打哪儿学的?”
  庭芳想了半(曰)ri ,才问:“要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老太爷翻个White(颜色bai )眼:“先说假话,看能不能糊弄过世人。”
  庭芳撇嘴:“西洋书上学的呗。”
  老太爷冷笑:“你又认得西洋字儿了!”
  庭芳中箭,英文还勉强能说两句吓人,然而现在西方似乎流行的是法语OR拉丁语。心中默默的骂:法国人你丫太不争气bird(niao )!
  老太爷又道:“行吧,差不多能糊弄过去了。西洋真有这玩意儿?”
  庭芳点头。
  “你又怎么知道西洋有?可有书本?上回你buy(中文:gou mai)回*| lai |*的* na *堆书里寻的到么?”
  庭芳痛苦的道:“就知道瞒不过您。”
  “呵呵。”老太爷冷笑,“你太tender(nen)了。”
  庭芳没好气的道:“做技术的都这么tender(nen),谁跟你们似的老奸巨猾!”
  “所以?”
  庭芳试探着问:“我说神仙教的你信不信?”
  老太爷勾起嘴角:“你就是这么哄你.娘的吧?”
  庭芳:“……”
  老太爷慢条斯理的道:“行吧,你不爱说就算了,横竖也没什么要jin 的。﹎>  >雅>文吧﹎  `·.`--”不管打哪*| lai |*的,也是他孙女。最现实的问题是,还得靠这丫头传话儿呢。便是狐仙修成.人形,* na *还不是跟他家有缘嘛!
  庭芳:“……”老头儿您接受能力太强了吧?不愧是做到“丞相”的人!
  老太爷又道:“我且问你,电烛该怎么做?”
  庭芳整个人都囧了,gan 巴巴的解释:“用锌片和铜片*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土豆上,然后用铜丝导电,接入石墨木奉(bang),两gen石墨木奉(bang)各自为正负电,相遇时正负电中和,就会发光发hot(英文:hot,中文:re )发chu *响声,打雷就是这个原理。”
  这回轮到老太爷:“……”都是什么鬼?“合着打雷不是因为有雷公电母?”
  “没有雷公电母,就是云层快速流动会产生电,改明儿我做了电烛你瞧了就知道了。”庭芳解释,“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会生电,冬天的时候gan 燥,我洗了头不上头油,用玳瑁簪子在头上划拉,头发就会产生静电啦。”
  头发会有huo *光老太爷倒是经历过,很多年前家里没钱,头油自然jin 着女眷用,男人随便对付就行。极gan 燥时确实偶尔会有荜拨之声。又问:“* na *为什么要土豆?”
  庭芳叹气:“改明儿我写本书吧,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老太爷缺了几百年的自然科学沉淀,又是老年人,比庭芜还难教。
  老太爷摆摆手:“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过做了电烛的后果没有?”
  庭芳不确定的问:“皇家?”
  老太爷点头:“是的。福王定亲了。”
  “嗯?”福王定亲关电烛什么事儿?
  “一个仙女儿,”老太爷慢慢解释,“好容易下凡了,落在别人家,你说结果如何?”
  庭芳苦着脸道:“不至于吧?咱家像造反的样儿么?”
  老太爷道:“皇家也不想*我们造反,所以会让你成为皇家人。﹎   -·`.-可巧,你又是女孩儿。把你嫁给谁呢?最小的皇子已经定亲了,往皇孙里头寻,只要不是太孙,谁娶你谁造反信不信?”
  庭芳惊悚了:“* na *不行!说好的大姐姐嫁太孙呢!”没事儿抢姐夫做什么。
  老太爷撇了她一眼:“没影的事儿,换成你大家都可以接受。”
  庭芳猛摇头:“不行,我不能接受。”
  老太爷懒的纠结小事:“方才我说的还是好的方向,不好的么,可以*你chu *家,封个真人。横竖你也不想嫁人,还凑活,只是你去当了姑子,就不好chu **| lai |*耍,也难以见家人。唯一的好处则是仗着仙姑的身份,可保太子顺当些许,但也只是些许。你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又不会仙法,说的再好听不过是个招牌,谁拿*| lai |*使还不都一个样。再狠点,把你杀了又如何?我们家还能说些什么不成?”
  庭芳mao *都炸了:“皇家人不讲道理的嘛!”
  “讲道理就不是皇家人了。”老太爷一脸你好幼稚的表情,“忠义理智信,都造反了,还忠啥?忠都不讲了,还会讲道理么?”
  竟无言以对!
  老太爷笑道:“好在你没笨到家,知道先问我。依我说* na *什么转司南的就够了。又不是朝廷大事,便是皇后娘娘不稀罕,好歹是福王一片孝心,哪又会不* gao *兴?只要没有不* gao *兴,你就有功。别老想着剑走偏锋,上.位者等闲不会表现chu *自己的喜好。上头还有上头,万一皇后说好,同时圣上说不好,皇后岂不是尴尬?她便是喜欢,也只得说个‘还行’,便是要赞,还得从福王之孝说起。你呀,聪明全不在人情世故上。”
  庭芳:“……”所以姐以前只能当主管不能当总监咩?哀叹一口气,“其实电烛很好玩的,可惜了。”
  “可惜的事多了。”老太爷道,“我还想海晏河清、天下太平呢。还想咱们叶家长长久久,万世不绝呢。你不能太贪心,贪与死,只有一步之遥。你得想,还好你是个女孩儿,不然我不反也得反了。谁家有个会打雷的儿子,不想造反的?便是我心里忠于圣上,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不反又待如何?”
  庭芳心里暗骂:皇权真特娘的**,要是在二十一世纪,她能☆ɡao 扌高☆chu *当代尖端科学,国家恨不得给她包了衣食住行顺带塞两保姆照顾她的饮食起居,连对象的工作都能安排。现在神马破待遇!帝制落后啊!!!人心叵测啊啊!!
  庭芳闷闷不乐,蔫儿吧唧的道:“您给我寻个司南玩儿,我还要个磁石,给做成马蹄状,一头阴极一头阳极,还要铜线。司南别太大了。”庭芳shen chu *手比了比,“就我巴掌这么大的。另,勺子头儿凿一孔,我*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跟竹签儿系跟绳子,看着hot(英文:hot,中文:re )闹。”
  老太爷拍拍庭芳的脑袋:“行吧,东西我替你寻,电烛之事权且记下,好钢用在刀刃上,将*| lai |*什么时候能用也未可知。不要太早掀开自己的底牌,如今你不只是闺中小姐,已是卷入漩涡里的人,万世须谨慎。”
  庭芳正色道:“是。”
  老太爷忽又想起:“你懂医么?”
  庭芳摇头。
  老太爷十分失望:“懂医便好了。”
  庭芳苦笑:“便是我懂,皇后又能随便让我治了?”
  老太爷一掌拍在庭芳的后脑勺上:“谁让你治皇后呢?你di di 看着弱,你有招儿没有?我实告诉你,你.娘就* na *么一个命.gen子,真有个三长两短我怕她绷不住。你爹再娶个后母回*| lai |*,你姐姐嫁了,我们老两口死了,你就……哼哼!”
  这倒是掏心掏肺的话,庭芳道:“他并没什么,就是身子骨弱些。办法已经想了,过几(曰)ri 魏强叔*| lai |*,打满屋子家具。多动动就好了。咱们家的孩子养的太jiao (女乔)气,读书的时间太多,身子骨哪有好的嘛!尤其是姐儿!哥哥di di 们要上考场,依我说全都拉去习qi (马奇)she 打熬身子骨儿,不然关在号房里三天,不说别的,身子骨撑不住还想写chu *好文章*| lai |*?对了!他们锦衣玉食的就没吃过苦!头一回见到号房一准儿晕。还是到了年纪,咱们家先模拟测试,全关号房里,一月*| lai |*一回,真上考场就习惯了。”
  老太爷一拍大.* tui *:“这个好!”
  庭芳继续道:“姑娘们更加,生孩子鬼门关,body(* shen | ti *)好总容易熬过去些。我正想同您说,事情多又混忘了。安儿* na *丫头学过拳脚,您看是不是拉了姑娘家都学学?横竖* na *劳什子四书五经八股文,学了也没用,她们也没心思。不如强身健体,您也不想好好养chu *的闺女,嫁到别人家没了吧?说是说嫁chu *去的女儿泼chu *去的shui *,可婚姻结两姓之好,总没错吧?”
  老太爷认真想了想,摇摇头道:“拳脚累的很,姑娘们吃不起* na *苦,我懒的跟你nai (*&女乃*&)nai (*&女乃*&)磨牙。”
  “此刻苦,还是将*| lai |*苦?”庭芳道,“生不chu *孩子,* na *才是苦汁子里泡着呢。也不用真会打人,只要您同意,明儿起我就带着她们在flower (hua )园子里跑圈了。”
  老太爷笑道:“扯你的,* na *像话么?你别催,我想想,我想想,总要不chu *格才好。”
  庭芳撇嘴:“有什么chu *格的?君子六艺里就有剑法,咱们寻个女师傅教教舞剑,又好看又锻炼body(* shen | ti *)。您编个谎儿,说什么某山某di ,从未有难产之妇人,原*| lai |*她们是先秦之遗民,祖传的玉女剑,可治血脉不畅,极利生育,不就结了。”
  老太爷:“……”姑娘,您真神仙托身的吧?
  庭芳拽着老太爷的袖子直晃悠:“好爷爷,您就答应了吧?我大姐十五了,即刻就要结婚了。二姐十二了,三姐十一了,您想怎么招?七个女孩儿呢!!还有哥哥要娶亲,哎哟,我娘遭了大罪了。您看舅母打小学的qi (马奇)she ,一口气生俩儿子,腰杆倍儿*ying *!”
  老太爷用力扯回袖子,丝绸最脆弱,被庭芳抓了一把立刻邹邹巴巴的,头痛的道:“说动我容易,可我半截身子骨入土的人,我便是请了*| lai |*,待我死了,你爹照样能打发走。别闹我,你去同你爹说试试?”
  庭芳顿时就蔫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