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计其庶

作者:潇湘碧影

  福王于人情世故上并不精通,谁家千jiao (女乔)百宠的老幺儿都不会精通。﹍  >>  ···.·说White(颜色bai )了所谓人情世故,抛开天生的不论,都是由千锤百炼而*| lai |*。没有比皇家更尊贵的身份了,皇家血统从*| lai |*是只让旁人战战兢兢,自家只用颐指气使。
  太子妃是皇家人,但她不姓李。如果说太子之位尴尬的话,* na *么太子妃就是比太子还要尴尬的存在。付chu *的比太子要多,收获的比太子要少。如履薄冰几十年,丈夫上.位了,自家被废了,在历史上都算不得很新鲜。本朝太子妃几十年*| lai |*,没人能挑chu *个“不”字儿,可见其城府。
  皇后对太子妃极满意,因为太子妃能明White(颜色bai )皇家的女人只有公主,所有的媳妇与朝臣无二。如果一味小女人,不独自己落不着好,后宫娘家都得遭殃。国母并非身份,结结实实是官职。太子妃公正持平,是个好官,将*| lai |*必定能成好皇后。可站在福王的立场上,就未必能真正做个好嫂嫂了。并不是说太子妃有什么不好,因圣上在位太长,太子一系倍加煎熬。抱团几十年,大伙儿自然是有感情的。可当江山真的变了呢?
  皇后的大智慧就在于此,她待人用心,却从不只相信感情。艰难的坐起身,shen 手*了*福王的脸蛋:“太子妃很好,可你也不能恃宠而骄。”
  “母后……”
  “有些话,我不到临死,是不会说的。”皇后道,“是我狂妄了,自以为还能活很长,能看到你结婚生子,”甚至能当太后,有她活着,慢慢的彼此适应了也就好了。可惜天意弄人,只得细细说道,“将*| lai |*,你与你哥哥,就不再是兄di ,而是君臣。不是我偏心眼儿,我不想你们兄di 生分了。明White(颜色bai )么?”
  福王不明White(颜色bai )!打生下*| lai |*就没真操心过事。
  皇后心生悔意,关键的事教的太晚,不知道还*| lai |*不*| lai |*的及。﹎>  >雅>文吧﹎  `·.`--可她时(曰)ri 无多,只能抓jin 机会:“圣上只有一个人,没有妻子,没有儿女,没有兄di ,没有朋友。所有人,只是朝臣。”
  福王委屈极了:“太子是我哥!”福王不是不知道什么叫孤家寡人,可他以为自己是不同的。圣上说是父亲,(曰)ri 理万机下,几十个孩子,又能看顾他多少?从小到大,内事找皇后,外事找太子。他是太子幼di ,跟太子儿子还不同,至少他是世间最希望太子长命百岁的人。皇后不是挑拨离间的人,何况再挑拨,也不会在关键时刻去挑唆太子的盟友。所有的言语,都只会是她的殷切嘱咐,拳拳爱意。于是福王更不明White(颜色bai )了,他跟太子没有利益chong *突,怎么就不能做兄di 了呢?他是di di 又不是哥哥。
  皇后也不想说这么残酷的话。原本亲密的兄di ,一朝为君臣,就再也回不去了。感情最是脆弱,经不起半分磨砺。福王骄纵任* xing *,而太子登基的时间又太晚。老皇帝,呵呵!若不是老皇帝,她又何苦殚精竭虑!她的丈夫,年少夫妻,可她到如今,都不敢提半句托孤之言。若非福王不曾娶妻,她甚至不知道还能跟自己丈夫嘱托些什么。一个是亲生的太子,一个是亲养大的福王,皇后最后的愿望,不过是两个孩子都好好的,长命百岁、子孙满堂。
  “儿子记住了。”福王的脑子一团浆糊,但他知道皇后不会害他,更不会说废话,承诺道,“我会做个好di di 。”
  皇后微微叹气,还是没懂。遂调转了个话题:“你的小朋友们,待他们要真心。你贵为亲王,世间没几个人拿你当人,你只是fei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算计着什么时候可以ken *你一口,ken *的满嘴流油。你不拿真心,旁人也不会有真心的。”一个自在的亲王,没有朝政烦心,又没有朋友的话,就太孤单了。
  福王更无法理解了,他觉得自己待徐景昌ting *好的,对庭芳差点儿,也还不错。为什么皇后要特意说这个?是他做的不够好?还是仅仅因为不放心所以唠叨?
  可惜皇后没力气说的更细,她又累了。闭着眼继续睡,床边坐着发呆的人换成了福王。不知过了多久,内侍*| lai |*报:“殿下,娘娘召了叶阁老之孙觐见,她已到宫门。是打发她回去,还是叫她等着?”
  福王犹豫了一下,道:“引jin *宫里等。”
  内侍愣了愣。
  “不能让外头直接猜到母后的病情。”福王情商虽低,然而皇家装X技能确实满级。
  内侍恭敬的退下了。
  庭芳被一路领jin *坤宁宫,坐在偏殿上等着。坤宁宫不是一座房子,而是一组建筑群。因此庭芳虽已入坤宁宫的di 盘,离皇后还有十万八千里。一直等啊等,等啊等。屋里没有自鸣钟,这年头也没有手表。庭芳都快在心里把四书五经默写一遍了,才有人*| lai |*带她去见皇后。
  凌晨就不敢吃东西喝shui *的庭芳难受的两眼发晕,狠狠的掐了把自己的大.* tui *,疼的眼泪直飙才提起一点精神。跟着宫女jin *到皇后寝宫,不待看清环境,先磕头行礼再说。
  皇后的声音虚弱极了:“起*| lai |*吧。过*| lai |*陪我说说话儿。”
  庭芳低着头,亦步亦趋的跟着宫女走到皇后的床榻前,微微抬头,就看见皇后青White(颜色bai )的脸色,已是油尽灯枯的模样!庭芳的神经* gao *度jin 张,为了避免明显的chan dou (颤抖吧!凡人!),换成了绵长的呼xi 口及,一下一下的默念:呼气、xi 口及气、呼气、xi 口及气……
  皇后装作没看见庭芳的手在微微dou dong,年长的命妇们还常常有说不chu *话*| lai |*的,何况小姑娘。只笑问:“* na *个‘时*| lai |*运转’你怎么想的?真是个灵巧的姐儿。”
  庭芳稍稍冷静了些,恭敬的答道:“回娘娘话,奴在爷爷书房里玩的时候偶得的,实乃巧合。”
  “聪明的小姑娘,总能发现巧合。”皇后笑道,“拉下绳子就能引动shui *车的也好玩,小十一把你家搬空了吧?你家的小(jia huo )们哭鼻子了没?”
  庭芳微微勾起嘴角:“立*了我叫木匠重新做呢。”
  皇后轻笑:“小孩子都这样,你倒是老成些。”
  庭芳保持笑容,低头不语。
  皇后并不想见庭芳,只是替任* xing *的皇帝擦屁.股而已。略想了想,便随手指了一件事道:“前些天我看新*| lai |*的宫人从井里打shui *,不会用摇lu *,被重砸了一下,小丫头哭的泪人一般,怪可怜的。昨(曰)ri 见你做的玩具,就想你能不能改一改* na *摇lu *,叫她们省些功夫呢?”
  庭芳呆了下,心中顿时生chu *无限感动。没想到在吃人的时代,吃人的最* gao *领袖把她叫jin *宫仅仅为了改善宫女的工作环境!贵为皇后,体恤下人到此di 步,其德* xing *已是圣人级。一直听到各方对皇后的赞誉,可庭芳是现代人,在古代还赞兄di 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呢。所以庭芳一直没当回事,以为都是众人拍马屁。此时此刻亲眼所见,心里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感触。她重病之下还在同情一个小宫女,她居然能把人当人!
  望着皇后温和的目光,庭芳真心实意的说:“娘娘慈爱。奴当竭尽全力。”
  皇后又问:“难么?不用急,别累着了。”
  庭芳差点感动的哭chu **| lai |*,中国好老板!资本家都没有这么宽容过!福王都算优质奴隶主了,前儿还把她恐吓的半死。老天真不开眼,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终于对外界有个说法了,皇后疲倦的闭上眼,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精神头不好,不留你了。小十一把叶姑娘送回家,之后你也回吧,宫里有你哥哥嫂嫂呢。”
  福王并不想走,可看皇后的脸色,怕她劳心,只得应了。拍拍庭芳的肩:“跪安吧。”
  庭芳立刻后退三步,跟在福王后面对皇后磕了几个头,慢慢的退chu *了宫殿。
  离开了坤宁宫,庭芳知道被召jin *宫的理由,总算放松了些许。她其实不想让福王送她回家,她现在只想赶jin 爬上马车睡死过去。可皇后的口谕谁也不能不遵守,福王袍子上的flower (hua )纹在庭芳眼前闪啊闪,只把庭芳梗的想死的心都有。好容易走到宫门外的自家马车前,福王抬脚上去,把庭芳的马车给占了。
  庭芳:“……”
  福王在里头掀开帘子,chong *庭芳道:“愣着gan 嘛?jin **| lai |*!”
  庭芳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福王,暗自叹口气,爬jin *了马车。平儿递了杯温shui *过*| lai |*,庭芳一饮而尽。平儿又倒shui *,庭芳一连喝了三杯才罢手。安儿托了盘糕点放在庭芳手边,此乃叶家在庭芳的指挥下用琼脂与鲜flower (hua )做的shui *晶糕,其实就是鲜flower (hua )果冻。能垫垫,但不噎人,是个好物。庭芳狼吞虎咽的扫了一盘子,才觉得自己活过*| lai |*了。
  福王嗤笑:“一看就是没遭过罪的。”
  庭芳还怵着他,不敢玩笑,又不敢表示的太恭敬生分,只好笑了笑。
  马车缓缓开动,福王打破沉默:“娘娘的病情,你一个字也不许对外说。”
  庭芳点头:“是。”必须只能告诉老太爷啊!
  车里又冷了场,过了半晌,福王才道:“丫头,我是不是吓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