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计其庶

作者:潇湘碧影

  钱良功看着庭芳远去的背影捶xiong 跺足!大意了!他是有点看不上叶家的,阁老自是人中龙凤,但子孙凋敝,三位老爷不提也罢,最后居然推了个九岁的女孩儿chu *头。﹏> _ ﹎吧>  `-·.-`--可见实在无人可用。庭芳无疑很聪明,但钱良功心里,依旧觉得她只是个传信的——女孩儿家能聪明到什么di 方去?不过有些歪才,关键时候却是不顶用的。* na *玩意能换钱是真,但在朝堂斗争上,可有可无,反而容易叫人盯上。
  飞bird(niao )尽良弓藏也是人之常情。庭芳做好了该做的事,找个老实夫君生儿育女,没什么不好。姑娘家么,总归是要有个归宿的。可庭芳显然不* na *么想,拿他跟大老爷作比较,就是实实在在的威胁。收拾不了大老爷,还收拾不了他不成?不说把他怎么样,老太爷* na *么多幕僚,换人总是轻而易举的。
  钱良功郁闷了。他有着世人理所当然的傲慢,倘或不是自家chu *身不好,何必委身为幕僚,还得对个小丫头毕恭毕敬。然就方才,他竟被一个小丫头一眼看穿。还得想法子yuan *回*| lai |*,不独得在庭芳面前yuan *,还得在老太爷面前yuan *。后者无疑更难。
  幕僚之所以是幕僚而不是老板,就在于时不时的犯点抽。庭芳也一样,刚开始* na *么天真的去相信福王是个hot(英文:hot,中文:re )爱科学的好少年,万万没想到福王他首先是皇子,而后才是科学爱好者。一旦发现任何有可能chu *现颠覆皇朝的苗头,他便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漏网一人。同理可证,庭芳并不是敏锐到逆天的di 步,而是钱良功让她感受到了危险,自然会毫不留情的抽回去,以保障自己的安全。所以福王恐吓了庭芳,顺道把徐景昌吓个半死,庭芳则恐吓钱良功,让他老老实实gan 活,姐不好糊弄,别chu *幺蛾子。可见人品都是浮云,立场决定一切。
  事情其实ting *好解决,庭芳想到了大老爷要当猪队友,老太爷只需把大儿子拎到跟前,今口 han 今口 han 糊糊的道:“四丫头的婚事,我心里有谱了。﹏> ﹍ --`.··-`-·8-.`同你媳妇说一声儿,别胡乱应了人家。”
  大老爷惊道:“是哪家?”
  老太爷笑的* gao *深莫测:“还未作准,现不好说。你记着就是。我亏不了你闺女。”
  大老爷心中狂跳,庭瑶已是内定的太孙妃,庭芳莫不是也能入皇家的眼?不能与庭瑶错辈,宗室里头倒有好些体面人家。是谁呢?不得势也不打jin ,难得的体面。
  老太爷忍住翻White(颜色bai )眼的chong *动,前儿你di di 就被英亲王家的小儿子一句似是而非骗了,同样的招式没过几天你居然还上当!虽是打定主意忽悠大儿子,但你也太好忽悠了吧?老太爷胡子抽抽的道:“我实与你说,你大儿子不中用,小儿子还不到中用的年纪。中间* na *么老长隔着,你还想不想要大房的体面了?”
  大老爷不敢答言。
  老太爷继续哄道:“庭兰就是个闺中小姐,许个好人家也罢了。不把庭瑶庭芳扶起*| lai |*,你叫庭珮去服庭树,换做你,你肯gan 么?”
  庭树实比不得庭珮。庭珮舅家在京城都是数得上的,庭树却与陈氏不睦。大老爷不能指望陈氏有了亲儿子后,还能对庭树管周家叫舅舅之事毫无芥蒂。从gen子上,庭树就败了。何况庭珮着实勤奋,大老爷也不得不服的。想打此处,大老爷蔫了半截,只好道:“盼着小八长大吧。”
  老太爷道:“我可看不到小八长大。”说着抬手止住大老爷“长命百岁”的套话,道,“休想* na *么远,先解决了眼前。只有庭瑶庭芳嫁的好了,小八才有臂膀。﹎_ _﹍   ··.-···`于我而言,都是孙子,谁都心疼。不是偏疼你,我再不说这话的,你自己好好想想。”
  大老爷快.感动死了,哽咽着说:“爹……”
  老太爷挥挥手:“儿女都是债啊!”
  大老爷忙道:“是儿子们不争气。对了,* na *四丫头要不要jin jin 规矩?”
  老太爷:“……”真特么想一碗耗子药灌下去毒死算了!你能不能别满脑子姨娘思维?你.妈是大老婆啊?你这受谁的影响啊?
  大老爷哑huo *。
  老太爷先想了一回几个可爱的孙子孙女,把心绪弄平稳了,才道:“你又糊涂了,福王不是ting *喜欢四丫头* na ** xing *子的?你怎知别人就不喜欢?我知道你喜欢知书达理,总也有人喜欢活泼的。不说远的,你大舅哥待舅太太如何?”
  这回轮到大老爷无语了,他确实没办法理解大舅子为什么* na *么怕老婆。杨安琴* na *种泼妇,搁他早休了。他大舅哥居然真的连个妾都没有。
  老太爷实不好意思说他自己就喜欢泼辣的,只好剑指亲家:“其实你岳父也……”
  大老爷gan 笑:“如此甚好。”是了,岳父也没有妾。幸而他太太不曾学坏,近*| lai |*虽有些别扭,总归是和ruan (车欠)的。庭芳就不好,竟像了舅家人。不过既然老太爷替她找了chu *路,也就犯不着担心她嫁不chu *去叫人笑话了。
  把大老爷心累的把蠢儿子打发走了后,chong *里间道:“chu **| lai |*吧!”
  庭芳掀帘子走chu **| lai |*,对老太爷福了福:“谢老太爷。”
  “谢屁!”老太爷怒道,“* na *蠢货真是我生的嘛!到底像谁啊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的道理都不懂,怕老婆有什么奇怪的嘛,他老子还不是照样怕老婆。只要老婆能当家,厉害点就厉害点。庭芳哪里不好了?也就老迂腐觉得这儿不规矩* na *儿不规矩。搁上jin *的人家,眼巴巴儿的想要。没见舅太太和姨太太眼睛都绿了么!何止是嫁的chu *去,分明是一大群人想抢好么!要不是徐景昌的爹跟他家儿子一样蠢的远近闻名,只要他肯松口,徐景昌保管谢天谢di 的娶回家。到底知不知道没事就能从福王手里扒拉整箱布料首饰的女儿有多值钱啊?
  庭芳劝道:“也不能天下巧宗儿都叫您一个人占了不是。横竖哄住了我爹就好。”
  老太爷才懒的细究小事,转个话题问道:“你* na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计划如何了?”
  庭芳:“……”神马叫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计划!!分明是藏钱大业!老头子你是真.暴发户!
  老太爷挑眉:“说话!”
  庭芳简洁明了的道:“能怎样!庭玬挑唆陈恭* na *木奉(bang)槌拿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砸魏强,魏强早有准备,躲开了。舅母要打陈恭,我和二婶拦下*| lai |*了。而后二婶去赔不是,赔了两套衣裳四双鞋。又罚庭玬擦屋子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轻轻巧巧的收集了一大箩筐。舅母和魏强都不知道我们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她们还只当陈恭淘气。实委屈了陈恭,回头我想法子补偿他。”
  “很好,”老太爷道,“* na *院子本*| lai |*就打算隔chu **| lai |*做号房,有了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味,更像了!”
  庭芳不厚道的笑了:“二婶还叫把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放在庭玬屋里熏他,过二(曰)r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没* na *么大味了,再悄悄儿藏到各处去。咱家真不用再buy(中文:gou mai)房子?多buy(中文:gou mai)几个,正好多藏些。”说着正色道,“朝堂上,都是说不准的事。”混朝堂最要jin 的就是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形势越发混乱,多做几手准备很有必要。
  老太爷道:“buy(中文:gou mai)啊,怎么不buy(中文:gou mai)。我正寻合适的,好与你们姐妹做嫁妆。还预备buy(中文:gou mai)两个挨着的,院子间的围墙开道门。将*| lai |*好与你和庭珮去住。”
  庭芳睁大眼!
  老太爷叹道:“你一个姑娘家,没有男人护着,独门独户的总叫歹人惦记。同人住一起呢又怕你不自在。只得如此了。你哥哥是靠不住的,我听康先生说,jin **| lai |*越发连学问都不上心了。竟好为人师,跑去同苗家哥儿耍了。”
  庭芳:“……”亲爱的大哥哥你是得多自卑才跑去问苗文林找存在感?苗文林人家是乡下孩子没上过学,逮谁都一脸崇拜好么?怪不得老太爷失望,连她也……你一个庶chu *的哥儿,嫡母的嫁妆是别想的,公中份例才几个钱?唯有科举才能chu *头,还真当自己是大少爷了。不为自己想,总也得为亲娘和亲sister(* mei mei *)想吧?庭芳rou着太阳*.道,“罢了,七丫头很不用他管,他要作死,我不管了。”
  老太爷心疼的rourou庭芳的头发,若非想谋太孙妃,不至于让她受这么多委屈。福王婚事没* na *么复杂,立等就能定。只要和福王定了亲,再无人敢慢待她了。可惜为了更大的利益,只能做chu *牺牲。最对不起她的是,她的牺牲几乎没几个人认可。老太爷不认为自己妇人之仁,庭芳的个* xing *是激烈的。要把她当ruan (车欠)柿子捏,想用完就扔,她有的是招儿叫整个叶家陪葬。对于这样* xing *格又强势脑子又聪明还顾家的的孩子,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她不会被几句大话哄了去,给点实在的好处才是*ying *道理。而且,她确实极照顾姐妹。迄今为止,庭瑶的嫁妆她都给挣了小半了,如今还在福王手里刨东西补贴母亲和姐姐。假如庭瑶真能有幸做太孙妃,* na *是怎样奢华的十里Red(* hong *)妆?这样的孩子,能让整个叶家受益几十年,替她安排将*| lai |*,原就是应有之义。
  老太爷捏了捏庭芳粉.tender(nen)tender(nen)的脸蛋,其实爷爷更想让你们无忧无虑的过一生。可你们没赶上好时代,只得对不起你们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