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计其庶

作者:潇湘碧影

  血!铺天盖di 的血!刀割在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上的声音,好似尖锐的沙砾;刀割在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上才触感,好似凌迟。>> 雅>文8_﹎  `.`·凌迟着对方,凌迟着自己。血染在身上,化作一个个的小虫,钻jin *肌肤,卡在骨头的每一个缝隙里。然后慢慢占据body(* quan | shen *),侵入五脏六腑,最后捂住了他的口鼻,无法呼xi 口及。窒息了!
  徐景昌从噩梦中醒*| lai |*,chong *chu *账外不停的呕吐。几乎把body(* shen | ti *)里的每一点shui *都吐chu **| lai |*,直到吐无可吐,才可以顺畅的呼xi 口及。徐景昌疲倦的回到账中,大口的喘着气。军营里的夜不是纯粹的black(hei ),四处有照明的huo *把与巡逻的人。借着微弱的光,望着帐peng弧形的顶,他无力的倒回chuang shang 。
  我杀了人。这四个字似魔咒萦绕心间。不是有血海深仇的蒙古人,而是因为活不下去才变成的流民、是同类。如果不是天灾**,他相信* na *些人跟他一样不想杀人。他不明White(颜色bai )天下怎么变成这副模样,闹的要自相残杀。就好像他一直不明White(颜色bai ),定国公府争个世子位都要争到赶尽杀绝。
  他记不住所杀之人的脸,只记得临死前* na *扭曲的表情。杀了人之后才知道,* na *一瞬间所拥有的并非勇气,而是恐惧。他想活,对方就必须死。徐景昌几乎哭chu *声*| lai |*,他不想杀人,一点也不!尤其是被*入绝境的……昔(曰)ri 的好人。
  徐景昌倒了杯shui *,强迫自己平复心情。帐peng里只有他一个人,算盘和算筹都给扔去了新兵营。因为ci hou他不单没前程,在前线没有自保能力的话也很危险。何况他长大了,不需要人拿他当孩子ci hou。但是从小就被前呼后拥的人,在卧室里只剩下自己时,孤独感几乎是迎面砸*| lai |*。尤其是做噩梦的时候。
  xiong 口的恶心感挥之不去,徐景昌抑制不住的开始怀念母亲。他的母亲是温* rou *的,牵着他的手走过最无忧的岁月;他的母亲又是强势的,见惯了娘家的种种龌龊,嫁到夫家*| lai |*,就手起刀落的收拾了一切。> >_ ﹏﹎ --.-`--··8·.·-定国公府的当年,看起*| lai |*多么霁月风光。每个人都有事做,每个人都洋溢着笑容。直到定国公偷腥还要带回家里。唯一不赞同的,只有母亲对待* na *个青楼女的手段;就好像他恶心继母但从*| lai |*没想过动手收拾她一样。真正应该对付的,并不是她们,而是定国公。
  想起京中的一切,徐景昌的目光慢慢变的坚毅。ruan (车欠)弱与恐惧从他身上渐渐退去。赵总兵初上战场的时候,也不过这个年岁。或许他也ruan (车欠)弱过,但都过去了。一个坎儿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清晨的阳光照亮了土di 。庭芳木呆呆的任由平儿摆弄她的头发。这个年纪,不管男孩女孩一律都是两个包,不用梳flower (hua )样子戴首饰,speed(*su du*)快了许多。庭芳还没反应,平儿已是拧着hot(英文:hot,中文:re )mao *巾给她擦脸了。大同的风很烈,平儿跟刷墙似的涂了厚厚的面脂,又帮她把脖子与手都收拾好,才道:“四爷略站站,我给你换衣裳。”
  庭芳才醒过神*| lai |*,在马车中站起,穿上薄棉衣,还裹了件披风。下了马车冷风一chui 口欠,清醒了好些。庭芳拍拍自己的脸,想着今(曰)ri 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暂把昨(曰)ri 的心事丢开。
  一阵香味传*| lai |*,徐景昌在不远处唤庭芳:“方哥儿,快*| lai |*吃饭。”庭芳顺着声音望过去,huo *堆边已围着一群人。叶俊文主仆三个带唐池瀚与几个亲兵,都在* na *处。庭芳望了望天色,知道自己起晚了,赶jin 跑了过去。
  早饭没什么特别的,依旧是腊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粥就馒头。现在物资匮乏,有腊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吃就不错了。想吃好些的,还得等过两(曰)ri 的辎重到了才有。饭毕,赵总兵的文书晃了过*| lai |*,先向众人见礼,再自我介绍道:“小人段宜修,总兵派我*| lai |*与叶郎中交接些许琐事,再则带徐提调与叶公子去看作坊。  `-.”
  叶俊文如今光杆司令一个,能交接什么?他最会的就是分派活计,制衡下属,以及拍上司马匹。属于典型的官僚。做实事的与纯人事自古以*| lai |*就是死仇,赵总兵看叶俊文十分不顺眼。他官阶比叶俊文* gao *,虽然武不如文,搁不住他有超品国公与国舅双重身份加成,不想搭理就不搭理。权当叶俊文不存在。段宜修也是遇见了,随口打声招呼而已。
  叶俊文还得问:“城墙之事,何时开始?”
  段宜修心想您老还是少裹乱。想了想,喊了个兵丁领叶俊文去“勘探”现场。叶俊文还☆ɡao 扌高☆不清楚状况,只得跟着人走了。接下*| lai |*才是gan 正经事,段宜修开始跟余下的众人分说:“城内作坊有几个,还有些在平虏、威远等di 。前儿蒙古人一把huo *烧的了大同,虽不至于全城尽毁,也是处处破败。眼看就要入冬,作坊正得jin 着用,还请徐提调物尽其用。”
  徐景昌稍稍适应了现在的称呼,点点头道:“是。”
  段宜修笑道:“我是个闲人,就替总兵写写文书。有什么事可以寻我。现咱们去作坊,边走边聊。”
  唐池瀚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庭芳,自然得跟着。大同士兵jin 缺,亲兵营活下*| lai |*的人昨(曰)ri 已编入正式行伍。若不是考虑到庭芳没有自保能力,缺人缺到心焦的赵总兵一准儿连唐池瀚都征用了。
  大同是军屯,一路上遇着好些带着孩子的妇人,一点点整理着破败的场di 。大概想把房子建起*| lai |*。大同不算苦寒之di ,跟京中却是没法比。众人看着粉雕玉琢的庭芳,都十分好奇。徐景昌倒是没多少人关注,长的再好也大了,谁知道又是京中哪家公子*| lai |*镀金呢。
  城内烧的乱七八糟,路很不好走。终于走到集中了作坊的di 方,段宜修才道:“就是这处了。”说着扬声喊了一声:“老金,在不在家?”
  门内chu **| lai |*个黝black(hei )的汉子,见到段宜修便笑道:“段大人有何吩咐”
  段宜修笑着给双方作介绍:“这是铁铺的老金,手艺最好。咱们的兵器都是他统管。钢铁上的(jia huo )找他。”
  又对老金道:“新*| lai |*的徐提调,负责此回城墙事宜。”
  老金笑着给徐景昌见礼,而后问道:“城墙都是石头,要铁作甚?”
  徐景昌看着庭芳,众人也都跟着看过*| lai |*。庭芳大大方方的道:“昨儿我去看了城墙,都是石砖。不是不好,就是修起*| lai |*费工夫。如今咱们要的是快,所以要用铁骨将散碎石头串起*| lai |*。”说着比划着道,“这么(米且) cu 这么长的一条条的铁管。”
  老金皱眉道:“有用吗?”
  庭芳道:“便是没用,城墙再塌铁管亦可收回,并不lang费。昨儿我仔细瞧了一回,照他们如今的修法,只怕明年都未必能修好。”
  老金满脸的不信任。
  段宜修道:“小公子是赵总兵特特问福王殿下借*| lai |*的* gao *人,你可别看他年纪小,就小瞧了他。”
  老金想想如今的城墙,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自打头一回城墙被砸了个大口子,之后就一直没修好。倒不是说大伙儿不努力,只是后头修的质量不如原先。蒙古人也知道赶工赶chu **| lai |*的不结实,下回再*| lai |*还朝原先的di 方砸。砸着砸着,豁口越*| lai |*越大,补的越*| lai |*越慢,便到了今(曰)ri 模样。* na *头还有修城墙的,横竖今冬未必补的好,就叫他们在另一头开始,再差劲能唬人总是好的。
  世界上没有王八气一开,所有的人都匍匐在di 的好事。庭芳不yu (谷欠)多言,说不如做。做好了再说话才有效。找到了铁铺的负责人,又去找木匠与石匠,为土shui *泥作坊做前期准备。
  土shui *泥的原料无穷多,什么炉渣、破砖瓦、各种岩石、石灰窑渣等等等等等磨成细粉,掺合少量石灰、石膏粉,搅拌均匀便是了。既然要黏膜,自然得用简易机械。手工磨到猴年马月去。万幸大同城内有条河,可以充分利用shui *的作用力。别小看* rou *ruan (车欠)的shui *,用好了却是力大无穷。庭芳打算设计几个shui *推动的石磨装置,*| lai |*碾磨乱七八糟的粉末。自然就得有木匠与石匠。
  转了一圈,找到了各方面的负责人。庭芳就开始跟徐景昌解说土shui *泥的成分。末了还道:“具体这几种材料* na *样混合,如何混合才坚固,就得咱们一路试过去。会要一阵子时间,但磨刀不误砍柴工,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这头我盯着即可,师兄你去替原先修城墙的人做滑轮组。咱们两边都尽力,争取在蒙古下回jin *攻前修好。”
  徐景昌点点头,却是又问:“你如何得知这些混合有用?听说有一种三合土好使,就是你说的这种么?”
  庭芳摇头:“三合土有很多种。我知道有一种特别好,但没有方子。现在这个我管叫土shui *泥,要叫三合土也成,横竖就是个名字。但师兄若说的是京里人家用的三合土,我却知道。* na *个做di 板倒使得,做城墙不大好。”庭芳能知道土shui *泥,还是前世族里有个亲戚开了个小作坊,chu *售点大伙儿修个院墙、围个鱼塘的建材。便宜方便,适合相对贫瘠的农村。这玩意跟真正的硅酸盐shui *泥不是一回事,可农村里随便就能弄chu *的小作坊,古代就一定能山寨chu **| lai |*。硅酸盐shui *泥是好,可庭芳又不是学* na *个的,知道个名词都算她学识渊博了。只得放弃。
  看了看周遭环境,庭芳暗自叹口气。这个时候,最有用的不是数学,而是化学。但她一点也不会,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