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计其庶

作者:潇湘碧影

  数学产生于社会关系的逐渐复杂化。﹍  >>  ···.·当人类从游牧民族转向农耕文明后,就开始有了数学。因为农业比狩猎需要更复杂的管理,比如说记录播种的(曰)ri 期和预留足够的种子。约公元前5000年前,两河流域文明开始兴起,繁盛的文明早就了巴比伦与埃及的数学。巴比伦是商业国家,他们需要交易。埃及是农业国家,他们依靠尼罗河带*| lai |*的淤泥种植,这就需要修建shui *利工程、要给工人分法食物,预报尼罗河的汛期等等。于是巴比伦和埃及都产生了算术、几何与代数。可见数学的诞生,最开始的原因就是管理。
  庭芳当初决定*| lai |*大同,并非因为她自以为能通杀所有理工科,而是按照本朝数学能力的估算,必然工程管理能力不行。管理跟不上,speed(*su du*)便跟不上。*| lai |*到大同踩点后,心道果然!站在城墙下,看着按传统的方法垒石头的工程兵们,再看看远处即将gan 枯的草di ,庭芳急的都快跳脚了。目测几十米的大缺口,前方还无长城阻挡,蒙古qi (马奇)兵可长驱而入。难道真要跟蒙古人打巷战么?蒙古人的彪悍,又岂是中原人能与之抗衡的!qi (马奇)马chong *jin **| lai |*的更没法子了。
  修城墙不是一件简单的叠积木的事儿。得预估人力投入如何才能合理,预估食物的分配、原料的供给、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chu *的土方、运送土方、运送石头等材料、加工石头、改良运输方法等等等等。加之庭芳用了土shui *泥,还得做土shui *泥的研发与实验记录。
  本朝人才本就少,京城里网罗了一大批,留在边疆的除了技工,一个工程师都没有。哪怕是八级技工也不能完全替代工程师的存在。就好比徐景昌,他机械天赋再* gao *手再巧,做shui *力驱动的磨坊时也常要卡壳,非得庭芳跟着算不可。庭芳在大同,就算身兼了项目管理与人形计算机。项目管理才开了个头儿,人形计算机的强大已展露无遗。﹎  _吧 > -`.---·徐景昌的shui *力磨坊speed(*su du*)翻了好几倍,顺道儿跟庭芳学了不少数学知识。若不是还有蒙古人犯边之事,徐景昌都只差乐不思蜀了。
  作为没有工程管理的项目经理而言,庭芳十分虚心的在工di 上*| lai |*回穿梭。土shui *泥的雏形大同原本就有,只不过没有中间加钢筋的想法。庭芳要做的是对土shui *泥的改良。传统的工匠有些很不好的习惯,总是喜欢凭借感觉,而非数据。庭芳则是教会了阿拉伯数字后,强令工匠改变工作习惯,所有的实验数据与过程必须完整的记录。比较老道的工匠的确可以用直觉感受万物,庭芳还认识一个凭直觉做数学选择题正确率还有70%的主儿呢。但绝大部分人是不可能做到的,直觉的结果要么就是质量差,要么就是效率低。
  工匠自是不服庭芳,好在是边疆,gan 活的人要么是退下*| lai |*的军人,要么是军人相关。对于执行命令这一条儿,比京里* na *些作坊的匠人好多了。加之长期在作坊混的徐景昌帮忙,总算把场子镇住。折腾了五六天,才挑chu *现有材料里最好的一种。
  与此同时,城墙边的脚架与滑轮组搭建完毕,shui *边的shui *力驱动的大型搅拌器也做好了。别小瞧shui *力驱动,当年蒸汽机的发明都是为了弥补无法利用shui *力的di 方,直到二十一世纪,shui *力都没做到被完全替代,最经典的例子便是三峡shui *坝。大同原先就架了shui *坝利用shui *力舂米,在原有的基础上改良总是最省成本的方式。
  常言道要致富先修路。土shui *泥还没用于城墙,路倒是先通了。西北风刮的凌冽,土shui *泥gan 的极快。打通了河边到城墙的shui *泥路,运送物资的路上就尽可能的减少了意外,大伙儿从原先的旧路上转移到新路上后,才发现确实好用,渐渐对庭芳的命令没* na *么抵制了。  `··.`-``劳动人民都是实在的,没* na *么多弯弯绕绕,只要真有用,他们就服。
  从原料到运输到生产,一系列流程全部计算chu **| lai |*,随机工作计划表自然而然就生成了。责任到小组,小组到个人。
  等全套预备都做好了,城墙大业即刻开工。不是没有人嗤笑庭芳等人的忙碌。传统方式建立城墙的,有了滑轮与脚手架的帮助,speed(*su du*)快了一倍不止,都修了好一段了,庭芳他们还没动静。无数人在赵总兵面前告她的black(hei )状,说她胡闹。赵总兵倒是没搭理,毕竟庭芳是工部郎中的女儿,而工部郎中叶俊文正是亲自带着圣旨*| lai |*边疆修墙的。赵总兵再不待见文官,也不能跟二愣子一样在别人没有gan 扰自己的时候动手打压。叶郎中固然是个木奉(bang)槌,但他老子可真不好惹。他只管住徐景昌别一门心思胡闹就行。
  可是当纯流shui *线的生产卜一投入,整个大同就惊呆了!
  所谓工业文明,并不是有几个工厂就算jin *入工业时代了。大清国晚期洋务运动,不知建立了多少工厂。英法殖民di 更是遍di 产线。但他们没有一个是工业文明。工业文明必须是在工业上形成系统,流shui *线只是开始。农业文明的人,最多把某一个环节拆分成几个人合作,但不会像庭芳一样把整个制作流程细分成一整个工序。最开始固然是慢的,但简单的生产,工人只需要做一件事的时候,他的speed(*su du*)就会越*| lai |*越快越*| lai |*越快。不是说农业时代的人不聪明,有句话叫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农业国不需要流shui *线,所以没有。但是换个角度*| lai |*说,先jin *的思维模式在某种特定的时刻会起到极其凶悍的作用,譬如修城墙。
  每个人责任明确,庭芳qi (马奇)着马在大同城内狂奔。她死死盯着每一个生产环节,随时对有限的人手jin *行调度。尽可能的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譬如有些人手巧,就去卷钢丝;有些人力气大,就去搬石头;有些人耐力好,就去shui *泥路上☆ɡao 扌高☆shui *泥钢筋接力。庭芳与徐景昌二人,甚至在纤夫的灵感下,*ying *☆ɡao 扌高☆chu *一套类似轨道huo *车的半人力半shui *力的运输线。大大解放了运输的人力成本,使得腾chu *更多的人去生产原料。工厂的规模逐渐增大,城墙自然也是越*| lai |*越快。
  太强大了!赵总兵虽然没空去盯着细节,但总览全局的他肯定是要收到各方回报的。从众人告black(hei )状,到五体投di ,只用了短短一个月时间。而城墙则在以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眼可见的speed(*su du*)疯狂成型。赵总兵站在城墙下,遥望着传统修建方式的* na *一头,陷入了沉思。
  待所有的工作都上了轨道以后,已是十月底。北风呼啸而过,大同城内一片肃杀。即便没有奸细在蒙古,大伙儿都知道,蒙古人要*| lai |*了。草场枯萎的冬天,原始的游牧民族除了贸易或抢劫,没有第三条生存下去的方法。其实蒙古的百姓也并不是很想打仗,可两个国家如此,没法子贸易,也就只好抢了。有了这一层顾虑,产线上的人gen本不用庭芳催促。赵总兵虽然怀疑庭芳的方式修建的城墙不牢靠,可看看speed(*su du*),也就闭嘴了。哪怕是土墙,也好过什么都没有,不是么?
  然而赵总兵看着消耗的库存,终于忍不住把庭芳叫到跟前:“小四,你的法子甚好,只是钢铁用量实在太大了,咱们大同补一面墙倒还凑活,(曰)ri 后别的重镇呢?长城呢?有没有法子别用* na *么多铁?还要打仗呢。”
  庭芳道:“可以是可以,可我不会算啊!”她又不是学土木工程的,钢材使用的密度,全依靠当年装修房子时看综艺节目里人家用的大概印象照抄。要她去设计钢材与土shui *泥以及强度的最佳配比,* na *得研发多少年?得有多大的研发团队?几百年自然科学的沉淀,岂是她一个小小的穿越女可轻易破解的?* na *是一整套的工业体系,她现在就是带了个期刊搜索器加顶级实验室穿了都不顶用。
  赵总兵道:“你就不能想想?”
  庭芳也很无奈,道:“宋朝英宗治平年间,铁产量为八百二十四万余斤。开源节流,光节流能有多大的用?”
  赵总兵顿时无言以对,他是领兵打仗的,盔甲兵器哪样不是铁?最是关心铁的产量。本朝铁产量每年才二百多万斤,与前朝比起*| lai |*,确实是没脸见人。然而此非他一个总兵可以控制的事,只得道:“你好歹省着点,每处铁都是有定额的,你都用去修城墙了,别处还要不要用?便是我能问圣上多讨点,也是有限。”
  庭芳无奈了:“这个真没法子,要不您同圣上说,要京中工部的老吏们想想法子。”说着抱怨道,“我又不是神仙,什么都会。”
  赵总兵想起* na *震撼的shui *力轨道运输车,苦笑道:“不是我说话不客气,你爹还在帐peng里猫着呢,他都看不懂你弄的,工部就* na *样,你指望他们?”
  庭芳苦着脸道:“能别提我爹吗?”叶俊文见她成天不是跟工匠在一起就是跟徐景昌在一起,早气的半死。尤其是加班加点的时候,大半夜的她打着huo *把满城乱窜,更是觉得她闺誉扫di 。拿着她没法子,就一直烦她。她是做了什么孽,才赶上这样的爹!
  庭芳如是想,叶俊文比她想的还严重。庭芳刚独自一个人蹦去了赵总兵帐里,赵总兵又不想叫人知道大同铁库存已经不多,把亲卫都打发走了。叶俊文接到消息只急的跳脚,在外头盯了半(曰)ri ,终是忍不住走到账外唤庭芳:“小四,你*| lai |*,爹爹有话同你说。”
  庭芳:“……”
  赵总兵话还没说完,只得先放庭芳走。有些心浮气躁的坐在桌子前,有力的手指敲着桌面,十月底了……此次,大同能守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