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计其庶

作者:潇湘碧影

  秦王已年满二十,因政局动dang ,一直无心婚事。得遇圣上赐婚,东宫自然着急起*| lai |*。钦天监算chu *几个吉(曰)ri ,最近的在八月,时间太赶,对女方也不够尊重,便定在十二月。再次接到圣旨后,叶家疯狂的忙碌起*| lai |*。
  普通人家嫁女,礼服是重中之重,嫁到皇家则有不同,王妃的大衣裳都是有品级的,* na *些材料便是民间有,也不敢使。故王妃礼服由内务府承办,叶家需要做的是能配上王妃身份的常服,便于她嫁人后使用。
  琐事都与庭瑶无关,她的房间放了一桌《二十四史》。史书,又称帝王家事。任何一个女孩儿,嫁入夫家前都最好尽可能了解夫家的行事。严鸿信给女儿的是后妃传,认为看看后妃如何处事即可。但叶阁老圈chu *的重点则是朝堂。除非丈夫打定主意做闲王,否则只学着如何做后妃,怎么死都不知道。
  夏波光pa(足八)在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陪着翻书。像她这样的chu *身,就是专管男人娱乐的。男人和女人不同,女人凑在一处爱讲衣裳首饰,男人不管shui *平* gao *低,都喜欢讲讲文臣武将、朝廷时局。为了卖个好价钱,妈妈自然下过狠手。不指望她们能有多精通,至少不能鸭子听雷。想要无gen无基获得宠爱,从*| lai |*不是简单的事。夏波光微微勾起嘴角,真当狐mei(女眉)之术,单有chuang shang 功夫就可以么?
  庭瑶放下书页,扭头对夏波光笑道:“夏姑娘不用陪着我。”
  夏波光眼睛笑的像月牙:“四姑娘说了,我好好陪着大姑娘,她就把八音盒借我玩。”可以拆的* na *种玩!
  庭瑶:“……”
  夏波光又笑:“放心吧,我拆chu **| lai |*的东西,还没有装不回去的。四姑爷不会生气的啦。”
  庭瑶无奈的道:“你就陪我看书?没别的事儿gan 了?”
  夏波光道:“我能有什么事gan 呀?老爷又不在家。”
  竟无言以对。
  夏波光继续道:“大姑娘不用管我,拿我当个丫头就行。待我想起了什么,再同您说。”
  庭瑶的脸不自觉的Red(* hong *)了Red(* hong *),她已得了闺房卷轴,在嬷嬷的陪伴下,稍微看了一回。心里有些抵制,又不得不看。
  夏波光看着庭瑶的脸色,猜着了八分。良家女子呵,都被教育* na *事儿是不对的,避* yin *字如snake(she 虫它)蝎。偏偏男人又喜欢,只得一直吃亏,还不知道亏在哪里。她有个姐姐,便是遇到了什么都不懂的妒妇,实在抓不住要点,便把她姐姐活活打死。打死又有什么用?死了她姐姐,天下有的是瘦马。可以色事人者,能有几时好?她们不是不知道,不过是无可奈何。妻也好,妾也罢,都是* na *么回事罢了。
  七月的天,hot(英文:hot,中文:re )的人发蔫。庭芳从外头回*| lai |*,满头大汗,赶jin 洗头洗澡,顶着* shi *lu *lu *的头发晃到庭瑶房里,问:“今(曰)ri 看的如何?”
  庭瑶笑道:“还好,刚歇着。你大White(颜色bai )天的洗澡?回头又一身汗。”
  庭芳摆摆手道:“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受不了,马车晒了半(曰)ri ,摆了冰都不中用。咱们家离福王府本就不远,我都到门口了,车里还没凉下*| lai |*。”
  庭瑶道:“你预备回*| lai |*时,先使人搬了冰上马车不就行了?”
  庭芳叹道:“江淑人*| lai |*了,我便告退呗。福王妃的脑子真不好使,江淑人更是精明在表面。对着王妃还能单教数学,江淑人一脑门子争宠。真是的,这样的问题问我作甚?我又不用掐姨娘。”
  夏波光笑道:“问我,问我!”
  庭瑶道:“福王妃是急了吧。”
  “可不是急么?”庭芳摇头苦笑,“圣上赐的两个宫女,ting *讨殿下喜欢的。”
  夏波光忙问:“有何长处?”
  庭芳道:“安静。”
  夏波光:“……”
  庭芳又问:“二姐姐呢?”
  夏波光道:“隔壁学算盘,现在知道下狠功夫了。原还想学煲汤,天太hot(英文:hot,中文:re )了,太太没让。不是我当着两位姑娘溜须拍马,太太的为人……没话说。”
  庭瑶道:“面团一般,(曰)ri 后还请姑娘多照应。”
  “好。”又问庭芳:“你明儿还去王府?”
  庭芳道:“不去了,二元一次方程,且够福王妃学七八天。她也是心思没用在正道上。殿下* na *无耻之徒,他就是不* gao *兴自己玩不了移动靶,知道我再不* gao *兴,也得恪守君臣之别,不能对福王妃发脾气。闲的只好整人玩了!”
  夏波光拿绢扇捂了嘴笑:“殿下一团孩子气。”
  庭芳哀叹:“陈恭他亲哥!”
  夏波光大笑:“将*| lai |*可以同小世子一块儿耍。姑娘的贺礼备好了没有?”
  庭芳道:“还在琢磨,要讨殿下欢心越*| lai |*越难。谁像他似的没正事儿,见天折腾好玩的。”
  庭瑶休息够了,又开始看书。庭芳不yu (谷欠)打搅,想着自家屋里应该凉了下*| lai |*,就用扇子遮了头,往自己房间里去。哪知夏波光跟了jin **| lai |*,死乞White(颜色bai )赖的要玩福王送的盒子。* na *个本就可以拆装,庭芳只得把盒子扔给她:“拆八百回了,不嫌腻?”
  夏波光头也不抬:“不嫌,好玩。姑娘能想个旁的么?”
  “等你姑爷想去。”
  夏波光郁闷的道:“姑爷怎么还不回*| lai |*呀?”
  庭芳:“……”
  “姑娘……”
  “嗯?”
  夏波光张了张嘴,又不说话了。
  庭芳盯着夏波光看了半(曰)ri ,问:“你有心事?”
  夏波光的手顿了顿:“没什么,有点想家。”
  庭芳怔了下,夏波光有家么?
  夏波光扯了个笑:“我是九岁上头被卖的,原先……乡下妞,不识字。”
  “家里遭了灾么?”
  夏波光垂下眼:“嗯,徽州大旱,要么卖我,要么卖di 。我也不值钱,两石米罢了。今(曰)ri 听人报大姑娘,徽州大旱,求减免赋税。不知家里怎样了。”
  庭芳问:“恨么?”
  夏波光摇头:“不卖了我,早饿死啦。做什么都比死了强,我现在过的ting *好。太太也疼我,姑娘们也待我好。我其实想问姑娘,在徽州有认识的人么?我现在过的好了,想……帮帮他们。可想想还是算了,连续几年收成不好,谁知道在哪里呢?我* na *会儿还不识字,不知道我们村叫什么。”
  “你原先叫什么?”
  夏波光沉默了一下,才道:“大妞。”
  庭芳苦笑:“这可没法找。”
  夏波光的眼泪突然掉下*| lai |*:“真希望他们还活着。”
  这种事,真没法安慰。庭芳轻轻叹口气,百姓如蝼蚁,竟是连卖女儿都显的温情。不卖了,难道炖了吃么?荒年的女孩儿还有条生路,男孩儿只好饿死。夏波光再委屈,也算灾民里顶幸福的一个。庭芳垂下眼,她也想家,可她永远回不去了。
  夏波光抹了把泪,低落的道:“给姑娘添麻烦了。”
  “没什么,有机会替你找找。”庭芳道,“只你也别报多大指望。再有,buy(中文:gou mai)你的人家,总有契,你没看过么?”
  夏波光道:“倒了三四回手,谁还记得?头一个buy(中文:gou mai)我的不是本di 人。他们专门贩人的,好利一双眼。我脏成* na *样还又瘦又小,都被他们揪chu **| lai |*了。”
  庭芳嘲讽:“他们呀!此事,你找我爹撒jiao (女乔)去。先问送你*| lai |*的人,看在哪里得了你。爹妈直接卖了你的反倒不好找,他们专贩人的,江湖上都有名有姓,不过flower (hua )点银子罢了。但你不能现在提,过二年吧。咱们家现在风口lang尖上,天天被人盯着呢。”
  夏波光点头:“我知道。”说着又笑,“每回见姑娘带着di di sister(* mei mei *)疯,就想起我小时候。也是* na *样在田埂上跑。不听话了就揍。我家也有田的,就是遭了灾……”
  徽州大旱,从春天到七月,滴雨未落。大旱、民乱,常常十户九空。夏波光的家人存活的希望太渺茫,所以才会想,才会哭。两千万的岁入,并非朝廷不想多收,不想奢华,只是真的没办法再刮di 皮。为了一家一姓的天下主位,把农民绑死在土di 上,打压一切工商业,导致毫无抗风险能力。明以后的统治者太恶心了。便是你卡死了农民的脖子,不也没活过“弱”宋么?□□压倒一切,到□□压垮一切(①吴晓波语),六百年的民不聊生,难道他们就从*| lai |*没有一个人反省过么?千古悬案,此题无解。
  次(曰)ri ,正是大势至菩萨圣诞,各个庙宇都挤满了人。叶家没空去上香,清晨打发了婆子chu *门。庭芳在学里听课,就有丫头回报:“姑娘,福王妃使人*| lai |*接你了。”
  庭芳看了看刻漏,皱眉,大清早的又有什么急事?严春文不会这个点找她,* na *便是福王。庭芳悄悄起身,回房换了件chu *门的衣裳。走到二门,就看到严春文的陪房。彼此见过,踏上了福王府*| lai |*接人的马车。
  福王府距离叶家并不远,京中权贵扎堆儿住,都是jin jin 围绕着皇宫而居。今(曰)ri 稍微走的有点长,庭芳心道:堵车绕路?
  马车忽然一顿,庭芳惊觉,正yu (谷欠)掀帘子,就见两个莽汉chong *了jin **| lai |*。
  庭芳袖子里的臂弩即刻发she ,却是只能she 中一人,狭小的车厢里,灵巧被全面压制,体能占了绝对优势。庭芳还*| lai |*不及逃,就被人死死摁住口鼻,不能呼救。* na *人艰难的制住她后,一个掌刀打在她的颈部,整个人顿时陷入了black(hei )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