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计其庶

作者:潇湘碧影

  冬月,淮扬
  庭芳执壶,滚shui *稳稳的注jin *了茶杯里。楚岫云在对面,惬意着看着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刺绣茶道,还真没有她不会的。便是不精,也能说上一二。如今添了舞蹈,不从赚钱上,单从看晚辈的角度,都值得让人* gao *兴。每一个艺人都是寂寞的,继承人总是* na *么难挑。
  雪flower (hua )纷乱,一人穿着精致的蓑衣踏雪而*| lai |*。在楚岫云起身的* na *一刻,庭芳放下甜White(颜色bai )茶具,跟着福身一礼。
  刘永年jin *得屋内,随手把蓑衣扔给楚岫云,走到近前随意端起个茶杯,轻啜一口:“好茶!”
  庭芳默默把位置让chu **| lai |*,站在了楚岫云Behind(shen hou)。她从*| lai |*分的清形势,叫着刘永年爹爹,却不会真愚蠢的把自己当女儿。不过是个“女儿”,与丫头别无二致。倒是楚岫云待她有几分真心。三个月,她的胡旋舞在苦练之下有了点基础,不过离表演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当然,她还可以练的更好,如果把习武的时间给到胡旋上的话。但没必要。
  刘永年很喜欢庭芳,一看就是大户人家chu **| lai |*的,言谈举止间自有一份雅致,而且十分守规矩,从不恃宠而骄。楚岫云之前不是没收养过,只没有这个亲密。都是不到两个月,就恨不能蹬鼻子上脸顺道爬了他的床。漂亮女人,他多的是。能安分随时的,暂时就楚岫云了。所以他才给楚岫云足够的体面。
  假夫妻闲聊着近*| lai |*新闻。庭芳认真听着,生怕错过了一丝讯息。为此,除了武术,练的最狠的就是当di 方言。淮扬到杭州不远,她迫切需要外界的所有资料,以助她顺利逃tuo *刘永年的di 盘。自从知道刘永年的存在,她就不会天真的以为逃chu *会芳楼跟知县求救有效。只有去杭州,* na *是她舅舅的di 盘。江南方言要熟知,才会顺利。谋定而后动,她还年幼,等得起。
  然而就在此时,刘永年平di 一个惊雷:“太子**了!”
  庭芳登时低下头,以掩饰她退尽血色的脸颊。太子死了?* na *叶家呢!?
  很快,她有了答案。刘永年继续道:“首辅也跟着病逝。他们家似惹恼了圣上,其长子长流,次子贬去了海南。”末了叹道,“一代权臣啊!”
  庭芳再也站不住,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di 。呼xi 口及ji cu *,脑子飞快运转。树倒猢狲散,她还能回京么?即便回京,她又能回到哪里去?如若不能回去,真要留在青楼一世?陈氏怎么样了?庭瑶呢?打击太大,她用尽body(* quan | shen *)力气,才在椅背的支撑下,没有倒下。
  庭芳的异状,引起了刘永年的好奇。他眯着眼问:“囡囡,怎么了?”
  庭芳立刻反应过*| lai |*,捂着肚子道:“肚子疼。”十二岁,该行经了。
  楚岫云急道:“快扶姑娘去休息。”又数落庭芳,“我看你还贪凉!”
  庭芳在丫头的搀扶下,回到了房间。忽觉一阵恶心,即刻大吐。丫头慌乱的跑去请楚岫云,刘永年也跟着*| lai |*了。
  楚岫云急急唤了大夫*| lai |*瞧,搭上脉时,皱眉道:“奔豚之症?姑娘可是受了惊吓?或是得了甚不好的消息?”
  刘永年的眼神尖利的扫过,庭芳冷汗顺着发丝滴落!糟了,被发现了,中医太强!
  青楼,大夫是不大顾及的,直接拿chu *银针,示意扎针。奔豚一由于肾脏寒气上chong *,一由于肝脏气huo *上逆,头次发作,都属急症。急症用针,佐以药方化(jie kai)*| lai |*,不必积成慢症,久调不愈。庭芳不大愿意当着刘永年tuo *衣服,却是形势比人强,好歹给她留了个du dou 。
  一番整治,大夫开了药走了。刘永年好整以暇的坐在床边,似笑非笑的看着狼狈的庭芳。庭芳最恨被如此猫捉老鼠般的对待!脸被捏住:“不认识叶俊文,嗯?”
  庭芳只得用眼神向楚岫云求救,然而楚岫云也一脸不* gao *兴。谁被骗了都不* gao *兴!庭芳稍微镇定,她得取信于楚岫云。面对刘永年,楚岫云是她唯一的屏障。强迫自己冷静,然后重新编了个更合理的故事:“马,是我母亲的姓氏。”
  刘永年轻笑:“叶俊文之妻娘家姓陈。囡囡啊,有什么话不能同爹爹说呢?”
  庭芳垂下眼睑:“我娘是外室。”
  楚岫云怔了下。
  庭芳道:“琴棋书画皆精,生了我之后,却没了宠爱。我爹……喜欢看跳舞。”她不信刘永年一个di 方豪强,能把叶家的阴si 禾厶查尽了。他未必把叶俊文之女放在眼里,但这种刚愎的人一定讨厌人骗他!可她真的不能*bao & lu*身份,叶阁老正儿八经的孙女儿,不是招人*| lai |*□□么?昔(曰)ri 方孝孺妻女籍没教坊司,多少人排着队去嫖!永远不要低估变态的行为。她如果长大了,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恋童癖几个不残忍的?过个几手,她内心再强悍,body(* shen | ti *)也会被玩死!
  刘永年道:“果真?”
  庭芳道:“叶家庶chu *,名字皆取草字头,我叫苏姐儿。”
  楚岫云惊了:“还真是真名?”
  庭芳苦笑:“是不是有什么要jin ,我丢了,叶家也不会找。叶家七个小姐,我算哪个牌面上的人呢?”
  奸生子,刘永年顿时没了兴趣。放开庭芳,调侃道:“怪不得不怎么怕青楼,合着你是熟人。”
  你麻痹!庭芳忍着气,眼泪扑扑往下落。既是“叶俊文的si 禾厶生女”,她哭爹哭爷爷没什么稀奇。不必再忍,pa(足八)在枕头上嚎啕大哭。爷爷,你可真就舍的丢下我去了!你孙女被人欺负了,你孙女在被人羞辱,你不替我chu *气么?
  爷爷……* na *个偶尔坑她一把的老头,实实在在给了她无尽的宠爱和舞台。或许他的并不是一个好人,但对子孙们,都是最纯粹的疼爱。庭芳的手抓jin 了床单,爷爷,爷爷,孙女儿想你,一辈子都想你!
  庭芳哭的声嘶力竭,宣泄着被绑架之后所有的委屈。从此之后,再没有人能做她坚实的后盾;从此之后,每一步,都只能一个人往前走。好寂寞……
  毕竟是个小姑娘。刘永年shen 手拍了几下权做安慰:“好了好了,不是还有爹爹么?”
  爹你妹!庭芳差点炸mao *!别以为姐看不chu *你眼中的龌龊!
  刘永年还真不舍得碰庭芳,如此绝色,拿*| lai |*送人再好不过。di 方再强,也不好太不给中枢面子。送个美人走动走动关系,是应有之义。如今朝中混乱,庭芳又太小,喜欢长成的姑娘才是多数,没必要拿个极品去冒险。待等二三年尘埃落定,* na *才shui *到渠成。
  刘永年自己的亲闺女且没仔细哄过,几下子哄不住庭芳,就没了耐心。楚岫云忙笑着推他:“你去外头喝酒,喊思思弹琴给你听。”
  刘永年怕庭芳哭坏了,嘱咐了一句:“劝着些,叫她哭一回,引着她做别的。”便是不送jin *京,将*| lai |*也是摇钱树。会芳楼每年给刘家的孝敬有上万两,自不可轻视之。
  庭芳哭过一阵,抬起头*| lai |*,刘永年早走了。轻轻松了口气,Red(* hong *)肿的双眼望着楚岫云:“我不是故意骗你。”
  楚岫云拿帕子打了下庭芳的头:“早觉得不对了,你家* na *样厉害,你怎di 能被拐了?哪家小姐chu *门,不是围着几十个丫头婆子的?不过你不想说,我便懒的问。横竖jin *了这个门,便是我闺女。”怪不得提起叶家大小姐时,竟有些酸意,又说要去勾太孙。合着gen子在这里。
  庭芳gan 脆直接问:“有福王殿下的消息么?”
  楚岫云捂嘴笑:“福王又关你什么事儿啊?”
  “我有个姐姐在福王府。”
  楚岫云挑眉:“不是独生女儿么?”
  庭芳道:“表姐啦。妈没了,在我家养大的。”也不算很骗人,平儿是在福王府,只不过嫁的不是福王而已。
  楚岫云道:“你娘还ting *有手段的。”
  庭芳故意道:“有个屁,面团儿一个。一世都不得jin *门。如今我爹……太太未必给她安生银子。靠着往(曰)ri 的积蓄过也过的,只怕有人找她麻烦。”
  寡妇门前是非多!楚岫云点头:“待过几年,使人上京寻一寻,接过*| lai |*呗。”
  “呃?”
  楚岫云捏了捏庭芳的脸:“* gao *兴了吧?”
  庭芳怔怔的,她天生招“妈”待见?☆ɡao 扌高☆定嫡母不算,还能☆ɡao 扌高☆定妈妈桑!?
  楚岫云却正了颜色:“有难过的事儿,哭过便罢。起*| lai |*洗脸,歇一会子,等你爹爹回*| lai |*,ci hou他吃酒。”
  庭芳沉* yin *了一下,是单纯的ci hou呢?还是ci hou!?
  楚岫云幽幽道:“咱们,只能看着嬉笑怒骂罢了。人家能捧你,就能踩你。别招人厌烦。”
  庭芳立刻唤了丫头,替她梳头洗脸。
  待重新上过妆,楚岫云才依着墙笑道:“这就对了。”
  庭芳转过脸看着楚岫云。
  楚岫云走过*| lai |*,在庭芳耳边轻轻道:“你爹再不疼你,* na *也是你爹。爹爹再温和,* na *也是……主子!”
  庭芳一凛。
  楚岫云*了*庭芳细tender(nen)的脸庞,笑道:“走吧,快吃饭了。”
  庭芳低着头,眼里满是冰冷。面对福王时,且能为了叶家毫不留情的站在他对立面,气的福王只能打她chu *气。主子?刘永年也配?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