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计其庶

作者:潇湘碧影

  庭芳从回到徐景昌身边就一直连轴转,她得尽快掌握生意的大致走向,得给作坊jin *行数学培训,得自己练习qi (马奇)she 武艺,还得照看好忙疯了的徐景昌并跟着一起混的众人。旁的也就罢了,海运* na *摊子事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学的会的,少不得慢慢补课。直到年三十安顿好年夜饭,才得闲松了口气。没有趁手的人真累,翻年过去必要添人了。庭芳歪在罗汉床.上,闭目养神。今夜的年夜饭分开吃,外头请了个戏班子,由任邵英带着作坊里的骨gan ,周巡检作陪吃酒。徐景昌夫妻二人懒怠应酬,便回房自己吃。
  徐景昌现在外头走了个过场才jin *屋,桌上架着个huo *锅炉子,咕噜噜的冒着White(颜色bai )烟。统共夫妻两个,用不上四碟八碗,huo *锅甚好,吃什么煮什么。再看庭芳已歪着睡着了。徐景昌走近坐下,心疼的**庭芳的脸。随着庭芳的回归,他省了无数的事,但事情总是在* na *里,他不用做,自然得庭芳去做。厚重的衣服掩盖住稍微.隆.起的腹部,这几(曰)ri 晚间一直盯着的话,可以看到肚皮上有一小团游动。* na *是他们的孩子在渐渐长大。
  庭芳睁开惺忪的双眼,问道:“你回*| lai |*了?”
  徐景昌忙问:“吵醒你了?”
  庭芳笑笑:“本是想事儿,竟是睡着了。你回*| lai |*了便吃饭吧,今晚就咱们两个,可以好好说说话儿。huo *盆里我还埋了Red(* hong *)薯,可香了。”
  徐景昌笑道:“已经闻到了,我还当是下半晌两个丫头淘气。”
  庭芳翻身起*| lai |*道:“丫头才不肯吃Red(* hong *)薯,豆芽说她打小儿就只吃过Red(* hong *)薯,在*| lai |*咱们家之前一口White(颜色bai )面大米都没尝过,再不肯吃Red(* hong *)薯的。”说着走到桌边,准备吃年夜饭。桌边被她放了两个大大的圈椅,上头垫着厚垫,可以很没形象的窝在里头吃。
  徐景昌看庭芳盘* tui *坐着,笑道:“亏你想的chu **| lai |*,幸而只有咱们两个,不然可得挨训了。”
  庭芳见徐景昌端正的坐在圈椅上,感叹人类底层代码之奇妙。像她,礼仪学的再好,也只当生活技能,能不遵守的时候果断扔去天边。而宫廷里长大的徐景昌则是不同,任何时候、任何di 方,行动坐卧都不会有一丝随意,哪怕只有夫妻二人也不例外。土豪与土鳖啊,相差简直天壤。幸而徐景昌从不拘着她,两个人求同存异,一个腰背笔ting *,一个沙发土豆,相处甚欢。
  庭芳嗜好咸辣,但怀着孩子,只得忌口。锅底是nai (*&女乃*&)white(* bai se *)的清汤,涮着羊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稍微蘸点蘸料吃着,嘴里淡的chu *个bird(niao )*| lai |*。吃上几口就没了兴致,索* xing *扒chu *Red(* hong *)薯,捏开,用小勺子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着送jin *嘴里,享受着香甜ruan (车欠)糯的zi wei 。夫妻两个没有多少交谈,毕竟徐景昌更习惯食不言。但气氛安逸的让徐景昌有些恍惚,前几年都是跟着外头* na *一群过除夕,觥筹交筹hot(英文:hot,中文:re )闹非凡,可心里的孤独感总是挥之不去。今年的除夕只有两个人,心里却被填的满满的。父母缘分早已断绝,福王迟早是君臣,外头的只是同僚,唯有庭芳,是真正意义上可以一直在一起的……亲人。有亲人的di 方才是家。他们将*| lai |*会有很多孩子,徐景昌想象着几个萝卜头围着桌子乱窜,庭芳炸mao *的样子就有些想笑。其实他家四sister(* mei mei *)年纪还ting *小的,就要当娘了,真是不知道怎么说。
  二人安静的吃完饭,丢开碗筷,就跑回了卧室。两个丫头自是chu *去外头跟着吃大餐,可晚间还会回*| lai |*,庭芳最不爱做家务,是决计不可能擦桌子洗碗的。而徐景昌更是大.爷chu *身,就没有做家务的* na *gen弦。只好等丫头*| lai |*收拾了。庭芳打shui *洗漱,放下卧室与客厅之间的幔帐,又爬到床.上,放下帐子。拔步床有两层,与其说是床,更像个小房间。床头柜上的玻璃灯架被她点亮,舒服的滚到枕头堆里,朝徐景昌勾手。
  徐景昌扒chu *一个空隙,道:“堆了满床的枕头,都不知睡哪儿。”说着,捏起个mao *rong *rong *的熊,扔开,“兔皮做的熊……”
  庭芳笑道:“本想用濑兔皮做,太贵,不舍得。将*| lai |*等咱们发了财,且看我做一床的动物。”
  徐景昌哭笑不得:“果真现在当娘是早了点儿。”庭芳年纪比他小太多,当时本*| lai |*是想再过二年再说的,结果……咳……徐景昌想起自己的不坚定,确实ting *丢脸的,亏他还在边疆历练过。现在看庭芳的孩子气,总觉得有些对不住她。只不过事已至此,唯有(曰)ri 后好好补偿了。shen 手挠了挠庭芳的头发,果然见她跟猫儿一样舒服的眯着眼,又笑了。
  窗外发chu *砰砰两声清响,透过帐子与窗户纸,能隐约看到外头闪耀的huo *flower (hua ),不知是谁家烟huo *。庭芳从*| lai |*不立危墙之下,坚决不碰* na *玩意儿,往年在叶家就不玩,只看看便罢。徐景昌倒是玩的多,看着烟huo *就笑:“我小时候在宫里,年年都陪着殿下放着耍。”
  庭芳笑问:“想你家殿下哥哥了?”
  徐景昌笑而不答,却是道:“如今还是叫他殿下吧,若从亲戚叫,真不知该叫他叔叔还是哥哥了。”
  庭芳道:“我这郡主,也不知从什么辈分去算。按说郡主碰上亲王,不是叔叔便是哥哥。我们还罢了,你说殿下的孩子,管我们叫什么?哥哥嫂嫂还是姐姐姐夫?”
  徐景昌亲了亲庭芳:“叫他们操心去。”
  庭芳挑眉:“今儿是你招我。”
  徐景昌无辜的道:“亲都不能亲了?”
  庭芳探到徐景昌怀里,咬住他的脖子,而后放开,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一卷。徐景昌的呼xi 口及立刻就加重了。庭芳笑嘻嘻的道:“我可满三个月了。”
  徐景昌避开庭芳的二次sao (马蚤)扰:“别闹,我不敢碰你。”
  庭芳岂能放过?用一gen手指按住徐景昌的唇:“我怀.孕,你可不能再绑住我了。”
  徐景昌无奈了:“合着就为这个?你别捣乱,将*| lai |*也不绑着你。”
  庭芳撇嘴:“第一回是我捣乱么?”分明是哥哥你太tender(nen)啊!
  徐景昌脸微**了下,道:“好了,是我的不是。”
  庭芳大笑:“好师兄,你怎di 还* na *么容易脸Red(* hong *)啊?”
  徐景昌气的直捏庭芳的胳膊:“谁跟你似的厚脸皮!”
  “怎么就厚脸皮了?”庭芳理直气壮的道,“夫妻生活,人之大伦。不这样* na *样,你的孩子打哪儿*| lai |*?”
  徐景昌:“……”他错了,他不该跟庭芳辩论这个话题。然而分神间,庭芳已经在动手拆他的衣带了。徐景昌再次:“……”
  南边取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靠huo *盆,不似北方有个大huo *炕,以至于室内温度始终偏低。她们二人还只是靠在床头说话,故还穿着薄棉衣。庭芳无比怀念有huo *炕的时候,这好几层的,太特么难拆了!徐景昌拿着个比他还主动的老婆,真是无言以对。见她已经憋了好久的坏,索* xing *如了她的意,直接放弃抵抗。一夜无话。
  次(曰)ri 清晨,庭芳精神抖索的起床,顺道调戏自家帅哥,俯身亲了一记:“早。”
  徐景昌恨道:“幸而我是个吃闲饭的。”
  庭芳抛了个mei(女眉)眼过去:“所以你不能造反,不然便是‘从此君王不早朝’了。”
  徐景昌起身换衣裳:“你可真有信心。”
  庭芳pa(足八)在她的mao *mao *熊上看帅哥,笑道:“旁的信心没有,祸国妖姬什么的,简直太轻而易举的。不过也得看我乐意不乐意啊。长的不好的就算了。”
  徐景昌pen( 口贲)笑:“合着我有如此八字,多亏了这张脸!”
  庭芳摇头:“错!不止有脸,还得有身材。你小时候儿再好看,我也没下手不是。”
  徐景昌:“……”你小时候……小时候……难道九岁就想着调戏男人了吗?
  庭芳又道:“譬如福王* na *小身板儿,便是比你还好看,我也不搭理。”说着一抬下巴,“我就喜欢你这样儿的!”男* xing *荷尔蒙!!!
  徐景昌笑道:“得了,我回头拜谢小舅舅去。不是他打小儿训着我,再没法子娶你的。”
  庭芳大笑:“然也!”说毕,利落下床,换上大衣裳,“咱们得去正院了,年初一,上上下下都要朝我们磕头。”(曰)ri 常可以不摆郡主架子,但正旦当(曰)ri 就不能违了规矩。郡主的身份,对徐景昌的事业是有加成的。纵横商场,“徐仪宾”三个字,就可镇住一切宵小。也为他们的海运增添了一份保障。他们现在的处境,其实跟盐商一样,富贵不是*| lai |*自自己的努力,而是特权。既然是特权,就不妨*| lai |*的更猛烈些。造反派从*| lai |*不嫌钱多。
  夫妻两个身着大礼服,走到正院。年初一,家里所有的大门都一开到底。徐景昌与庭芳坐了首位,迎接着*| lai |*拜年的诸人。邱蔚然一个头磕下去,憋屈的想死。他与徐景昌打小一块儿长大,感情深厚。而徐景昌后*| lai |*的艰辛都因生.母早逝所致。而母亲的直接死因,就是被个青楼女刺激的早产。他的姑母死了,他的小表妹死了。当时他尚年幼,可* na *种难过一直记在心里。万没想到今(曰)ri 要对一个青楼女俯首称臣。本*| lai |*徐景昌就尤其纵容庭芳,到现在更是不可能有反击之力。夫主二字,碰上了皇家全是浮云。哪怕庭芳现在掐死了徐景昌,都是不用偿命的。邱蔚然心疼自己的膝盖,更心疼徐景昌的处境。可是他却无可奈何。一直不喜欢泼辣的庭芳,今(曰)ri 尤甚!
  随着众人起身,邱蔚然看着徐景昌的笑脸,咬牙切齿:你竟真的就这样认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