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留守村妇

作者:艾蒿


  “玉姐姐,你别* na *么傻,我们都等不到* na *一天的。”我安慰她说:“过不了两年,你家里一定会*你嫁人,遇到好的你就结婚吧……虽然我们不可以在一起,但是我心里永远都会记住你的。”
  “我也不会忘记你。”金玉哭chu *了声。
  我一声不吭的用**吻去她脸颊上的泪shui *。
  “别吻了,眼泪是咸的。”金玉推开我,止住了哭泣。
  我咽了咸咸的泪shui *,味道好苦涩。我伤感的说:“老婆,我爱你。”
  “你再说一遍。”金玉要求说。
  “老婆,我爱你。”
  “我也爱你。”金玉说着又哭了。
  我记得,* na *一晚入眠之前,她几乎一直在哭。
  早上我们醒*| lai |*的很早,我已经养成了六点醒*| lai |*的习惯。金玉懒懒的抱住我说:“老公,我们再睡一会儿。”
  我又躺下去,抱着她温存。亲吻了十*| lai |*分钟。金玉说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能带*| lai |*触电般的感觉,我们便把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shen chu *去嬉戏。* na *一次吃她的口shui *,比吃她***的shui *都多。
  金玉把被子掀开,luo 露chu *自己少女jiao (女乔)美的**。当真是“杨家有女(曰)ri 长成”,金玉的body(* shen | ti *)已经几趋成熟,body(* shen | ti *)的每一个部位都育完善,她差不多已经是一个女人了。
  金玉拉着我的手放在她肌肤上:“你好好**吧,以后也许机会就越*| lai |*越少了。”
  “会有的,我们还有机会在一起的。”我宽慰道。
  在我** fu ***她body(* shen | ti *)的时候,金玉又哭了起*| lai |*,我便辙回去替她抹泪。她摇着头说:“我没事,你*吧,我的身子都是你的。”
  我细细的** fu ***一遍,又亲吻了一回。祭礼似的后,旅馆老板*| lai |*叫门了。
  金玉没有让我跟着去医院,我就在旁边的小卖部buy(中文:gou mai)了一瓶牛nai (*&女乃*&)等她。期间我jin *过一次医院,怎么都找不到她。三个小时候金玉拖着步子chu **| lai |*了,我跑过去,把牛nai (*&女乃*&)递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