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留守村妇

作者:艾蒿


  因为有了* na *天早上的经验,我的大虫一会jin *入她的flower (hua )辛瓜辛 (ban) ,一会jin *入她的Red(* hong *)(ju hua一种花名) 。程雪在旁边呆了一会,可能是实在难受,就跑去了客厅。
  朱莹莹说:“老公,你今晚专门陪我好吗,下一次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你随时可以*| lai |*啊,假装*| lai |*看程雪,只是别留下*| lai |*过夜就是了。”
  “好啊……快……。”朱莹莹的声音突然增大了。我知道她要到了。
  完事后,她跑去片刻后又回*| lai |*。* gao *兴的告诉我,程雪已经答应,今晚把我让给她了。她说要像当年* na *样,穿着**的贴身衣物跟我欢乐。她穿上浅绿色的***,粉色开档**,大上是粉Red(* hong *)色的小zhao。
  她把自己的******shen 给我:“撕破它,像当年一样。”
  我hands(*yong * shou *)扣了几个,然后shen chu *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探jin *里。朱莹莹笑个不停,她挥手扒开我脸:“你别这样弄啊,好yang (羊羊羊)的。”
  我分开她的* tui *,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在艳Red(* hong *)的flower (hua )辛瓜辛 (ban) 上轻触了一下:“还yang (羊羊羊)吗?”
  “坏蛋,更yang (羊羊羊)了。”朱莹莹说:“你别停啊,这yang (羊羊羊)比刚才的受用。”
  半夜十二点时,我们都折腾三次了。我的手在她身上**| lai |**去:“还要不要啊?”
  “不要了。”朱莹莹body(* quan | shen *)ruan (车欠)弱无骨的瘫趟在chuang shang :“人家都四次,再让你折腾,明天都没劲走回家了。”
  我把被子扯过*| lai |*,盖在两个人身上:“* na *当年,我还是个少年呢,你怎么一晚折腾我七次啊。”
  “坏蛋,还跟我记仇呢。”朱莹莹融jin *了我怀里。
  次(曰)ri ,吃完早饭,朱莹莹和程雪都走了。因为我一走,她一个人在家里无聊,所以回村里呆两天。送她们走完公路,在通往村子里的小路分别。
  朱莹莹亲了我两下说:“老公,我真的很舍不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