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哦……可是……

  别可是可是的,你不要给我装城里人说话!念了没几年书,识了没几年字,你竟然把‘圈’叫‘厕所’,把女人叫老婆,把男人叫老公!

  哎呀我不是有意的,我……

  我啥我,我我我?那我问你:你现在想干个啥?

  你说呢?

  棒子急的满地打转。

  张霞心满意足地说道:我让你说,你就得说。你不说,今晚你就在地上打上一夜的转转!

  好好我说!我想ri你!我要ri你!

  嘿嘿,这还差不多。那我再问你,你要ri我哪哒?

  ri你的bi!

  棒子说的斩钉截铁,张霞表示十分满意。

  好啦,来吧来吧,让你ri!

  张霞说罢,哗啦一声揭开被子,敏捷地翻身跪在炕上,然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方向,顺势又躺了下来,大大咧咧地叉开双腿,将自己的那片泛黑泛水的沟壑正对着握着坚挺的棒子。

  暴风雨来了。

  蜜桃成熟了。

  瓜熟蒂落了。

  顺风顺水了。

  生米都煮成熟饭了。

  那进门前的抗拒,成了此刻的迎合。

  棒子第二次进入了张霞的身体。

  他像个来回运转的机器。

  棒子始终不明白,当他不要命地击打起张霞的胯部时,张霞为什么会**着狗狗!狗狗!……

  棒子也始终不明白,张霞居然会偶尔大喊:爸爸啊!爸爸啊!

  棒子没时间问;棒子没时间想。

  只要张霞**,他就热血沸腾;只要张霞呻吟,他就快马加鞭。

上一篇:54、一天一个样儿,今儿不是昨儿 下一篇:56、口说无凭,脱了比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