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春满艳

作者:曾呓

    就在胥莉莉挂断电话的时候,那个自称为黑子的少年冷不丁地掏出了一把小刀来,一刀捅在了周青的腰间。

    周青开始没啥感觉,过了大约几秒,他猛地咬紧牙关,啊的一声惨叫。

    胥莉莉见周青的腰间出血了,被吓得惊慌失措地尖叫道:“啊——来人啊!出人命了!来人啊……”

    然而,周青却是很沉着,忍住痛,怒眼一瞪,一脚就将那个自称为黑子的少年踹到在地,接着就是猛地一脚踢在了他的勒骨上。

    那两名少年惶急上前。

    周青左右一看,伸开双臂,揪着他俩的衣领就往一块儿撞上,只见他俩的额头磕碰得咚的一声巨响。

    随着,周青猛地将他俩推倒,压在了那个自称为黑子的少年的身上。

    随即,周青抄起一旁的白色塑料椅子,抡起就朝他们三个砸去了,他也不晓得砸到了谁,只听见一声惨叫:“啊——”

    听见这惨叫声,周青越砸越气愤,又是抡起椅子砸了下去。

    胥莉莉见周青砸得红眼了,忙道:“好啦,老乡,莫要砸啦!再砸就要出人命了!”

    周青只是红着眼,没有理会胥莉莉,拼命地砸着。

    等他再次抡起椅子的时候,白色的椅子上已经被染上了血迹。

    这时候,那个自称为黑子的少年胆怯地说道:“大哥!不要砸了!他、他、他……他好像已经断气了?”

    听见他的声音之后,周青忽然怒将手头的白色椅子给扔到了一旁,然后弯腰将上边的两少年扒开,伸手就将那个自称为黑子的少年给揪了起来,怒眼瞪着他,猛力一头就磕在他的额头上,磕得他一声惨叫:“啊——大哥!我……我错了!”

    就在这时,村干部和姚大夫匆忙赶了进来。

    陆圣泉村长见状,慌是机警地冲上前,一把抱住了周青的腰,将他给抱了起来,嚷道:“好了!都住手!”

    然后,其他村干部和姚大夫朝三个少年围了上去。

    紧接着,姚大夫见有一个少年已经紧闭了眼,于是她伸手去探了探他的鼻息,便是猛地一怔,然后忙道:“报警!已经出人命了!他已经断气了!”

    就在这时,倏然,周青在的陆圣泉村长的怀里,猛然一下,头往下一沉,然后整个人都瘫软了,昏迷了过去。

    这时,胥莉莉急忙嚷道:“快!姚大夫,抢救他!抢救周青!他腰上被他们捅了一刀!”

    陆圣泉村长这才发现他抱着周青的手满是鲜血,惊吓得他脸色惨白。

    随着胥莉莉的大喊,村干部惶急将周青给抱进了病房内。

    姚大夫一边跟进病房,一边冲胥莉莉说道:“小胥,快!把止血药水,纱布,绷带等,统统拿来!”

    “……”

    大约半小时后,县公安局的人赶来了现场。

    此时周青还在抢救中,人处于昏迷状态中。

    再过了大约几分钟之后,急救车也赶来了。

    公安局只能找当时的目击证人和当事人胥莉莉录了一份口供,然后,那个自称为黑子的少年和另一名少年被带上了警车。那名已经断气的少年,则是被抬上到急救车上。

    等周青的伤口被包扎好之后,也被抬到了急救车上。

    胥莉莉见状,急忙追上,嚷道:“公安同志,他只是自卫,他怎么也要带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