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春满艳

作者:曾呓

    

    事后,周青也就呼呼大睡了。

    第二天一早,刘春天村长和周青走出旅馆后,去吃了点儿早饭,便是又回到了车内,驾车上路了。

    等刘春天村长驾车上了高速公路之后,便可见前面的一段全是山路。

    公路的两旁是高山峻岭的青山。偶尔可见巨大的青色石头。

    再往前开了一段距离之后,车子便驶进了一个山洞内。

    穿过山洞之后,望见的又是另一段山路,感觉车子好像驶不出这山区了一般。

    两旁除了高耸的形态迥异的青山之外,便是偶尔可见小溪流淌,这里鸟无人烟。

    上午的阳光渐渐地直照而下,感觉暖洋洋的。因为这时候已经进入了初冬季节。但是天气还不是特别的冷。

    继续驾车往前开了一段距离之后,车子又进入了一个山洞内。

    这时候,刘春天村长大概是觉得有些闷了,于是他侧脸看了看周青,嘿嘿地一笑:“嘿,喂,周青呀,你小子昨晚上耍的那个彝族女人,感觉咋子个样嘛?”

    周青一听,便是回道:“也没啥子特别的,跟睡别的女人一个味。只是感觉有些特别,其实也没得啥子特别的。”

    “嘿,”刘春天村长又是一笑,“哪里的女人都是女人嘛,是女人的话,睡起来都是那么回事,没得啥子新鲜的。”

    听刘春天村长这么的说,周青便是侧脸看了看他,说道:“你昨晚上感觉也没啥子特别的吗?”

    “嘿。老子刚刚不是说了的嘛,是女人的话,睡起来的感觉都是差不多,能有啥子个特别的嘛?”

    “嘿。”这时,周青淡然一笑,也没说啥子,只是忽然掏出了一包中华牌香烟,取出一根,叼到嘴上,点燃,然后给拿着放到了刘春天村长的嘴里。

    刘春天村长叼上烟之后,说了句:“劳烦你了。”

    周青没有理会,只是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抽了一口,然后才回道:“劳烦个球呀?我俩现在还说啥子的嘛?”

    听周青这么的说,刘春天村长便是乐了乐,然后忽然问道:“对了,周青呀,你说,要是他们公安发现老子逃了之后,会不会通缉老子的呀?”

    刘春天村长这么的一问,周青便是暗自怔了怔,回道:“这个……我咋子个说得好呢?再说了,老子不是也是永洛村的副村长了的嘛,要通缉的话,肯定也会通缉老子的嘛。咋子可能只是通缉一个人的嘛?”

    听周青这么的说,刘春天村长反而是乐了乐:“嘿嘿,那现在子,我俩可就是共患难了哦。”

    周青回道:“是的撒。”

    这时,刘春天暗自怔了怔,忽然又问道:“那你的那个表叔,就是大头陈,能不能安排一个安全的可靠的地方给我们俩躲过这一劫呀?”

    “应该是没得啥子问题的吧?”周青回道。

    “……”

    刘春天村长一边与周青闲聊着,一边驾车往前不断地开着。

    开了大约好几个小时之后,发现车子还是在山区内转悠着,一路上一直是鸟无人烟。

    忽然,刘春天村长也感觉有些累了,便是驾车靠近了道边,停了下来。

    然后,两人下车就在道边方便了起来。

    完了之后,两人都抻了抻懒腰,伸了伸胳膊,抖了抖腿,打了个哈欠。

    接下来,刘春天村长转身走向了车后备箱,然后便是打开车后备箱,取出了两个面包来,还有几根火腿,和两袋牛奶。

    然后,他和周青就坐在道边的石头上,吃了起来。

    这也就算是午饭了。

    吃完之后,两人抽了都点燃了一根烟,好似神仙地抽了起来,腾云驾雾的。

    抽完了烟之后,两人又坐进了车内,继续驾车往前开去了。

    等再穿过一个山洞之后,便望见了前方有个破旧的加油站。刘春天村长也就驾车直奔加油站而去了。

    等加满油之后,又是继续往前驾车而去了。

    再往前开了大约两公里的样子,终于看到了几排房屋。

    刘春天村长见前方的路旁有一家小饭馆,于是他忙减速了。

    待靠近那个饭馆停下车,两人便是惶急就下来,直奔饭馆走去了。

    走进饭馆之后,忽然见得一位花容月貌的老板娘前来微笑地询问道:“两位吃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