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春满艳

作者:曾呓

    

    听王倩这么的说,周青暗自愣了愣,回道:“那好吧,走路吧。走吧。”

    “嗯。”王倩应了一声。

    正当周青和王倩一同迈步要走出驾校的时候,莫名的,郭凤英在周青的背后叫了一声:“细佬,走了咩?”

    听见郭凤英的叫声之后,周青回转身,朝她看了看,微笑地回道:“是呀。考试完了。”

    王倩也忙回转身,见郭凤英走来,她忙称呼道:“郭校长好!”

    郭凤英礼貌地冲王倩微微一笑:“嘻,你也好了啦。”

    然后,郭凤英打量了周青一眼,问道:“细佬,你们俩认识咩?”

    “嗯。”周青忙点了点头,“是的。我们以前认识,今天赶巧在驾校碰见了。”

    郭凤英惊奇地一怔:“呃?还有这么巧的事情咩?”

    “嘿,”周青嘿嘿地一笑,回道,“是呀,我也觉得很巧呀。”

    “嘻,”郭凤英微微一笑,“看来这个地球也太小了啦。”

    “嘻嘻嘻,”王倩也是开心地乐了乐,“郭校长真会说笑的啦。”

    听王倩这么的说,大家都微微笑了笑。

    然后,周青打量了郭凤英一眼,问道:“郭老师,你有什么事情找我咩?”

    “哦,”郭凤英忙回道,“也没有什么事情的啦,只是我想来问你,你打算什么时候上车的啦?”

    “嗯?”周青暗自怔了怔,回道,“我想……还是等到年后嘛。因为我马上就要回家过年了。”

    “嗯。”郭凤英点了点头,“那好了啦,那就等到年后我给你安排上车啦。”

    “嘿,”周青忙一笑,“那真是很感谢郭老师啦!”

    “不用了啦。”郭凤英回道,“那好了啦,你们俩慢慢聊啦。我回办公室了。”

    “嗯。”周青点了点头,说道,“那你慢慢走嘛。”

    ……

    其实,郭凤英来找周青是另有目的,只是她不好意思开口而已。

    因为郭凤英与她先生的感情已经出现了裂痕,她好久没有与她先生在一起睡了。

    最近,她见了周青两面,每次,周青都是夸她漂亮,好看,夸得她是面红耳赤的,貌似回到了少女时代一般,弄得她的心里已经泛起了涟漪,有点chun心荡漾了。

    刚刚她来找周青,见王倩在,所以她也就没好意思说什么,把她那份爱恋藏于心底。

    ……

    见郭凤英转身回办公室了之后,周青也就和王倩转身朝驾校的大门走去了。

    可是刚走到门口,王倩忽然道:“不行,你得等我一下,我又得去洗手间了。”

    “啊?”周青猛地一怔,“不是吧?又有了呀?看来量还真大?”

    “嘻,”王倩羞涩地一笑,“没有办法嘛,女人就是事多嘛。你等我一下嘛。”

    “嗯。”周青点了点头,回道,“好嘛,我在这里等着你嘛。”

    于是,王倩便是忙转身走洗手间走去了。

    周青伫立在门口等着,便是无聊地点燃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等王倩回来之后,周青也就和她一道朝村道走去了。

    待走到下村与上村的交接处时,这里有个岔路口,从主道分支出来的有一条小土道,这条土道可以直通周青的工棚。

    于是,周青便是王倩说道:“我们走这条土道吧,这里要近一些。”

    “嗯。”王倩也就忙点了点头,“好嘛。”

    说着,两人也就朝那条土道走去了。

    这条土道基本上算是条废道,平时很少有人走。所以道上长满了一些青草。

    当走向土道的时候,会有一股浓郁的草香味扑鼻而来。

    这条土道沿着山脚下,直通到以前的老电管站。也就是现在周青的工棚。

    这里的山不高。跟江渔村的高山比起来,这座山顶多算是座小山丘。

    沿着这条土道走着走着,王倩忽然便是尴尬地迈不动步了,羞涩地冲周青问了句:“喂,这里平常没人吧?”

    周青忙回转身,看了看王倩,问道:“怎么啦?”

    “嗯……”王倩羞涩地瞧着周青,回道,“我的那个又忽然多了,好像快漏了似的。”

    “啊?”周青一怔,“不是吧?不会有这么多吧?”

    王倩羞红着脸,回道:“我也不晓得怎么回事,平时也没有这么多呀,今天怎么它就怎么会这么多呢?唉,不行了,必须得换了,不行、真的不行了。”

    “啊?”周青又是一怔,说道,“那你就换吧,这里平常没人。”

    王倩羞涩地看了看周青,羞涩道:“那你把身转过去撒。难道你还想看呀?”

    “哦。”周青忽然一愣,忙是转过了身去。

    见周青转身过去之后,王倩也就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只顾放下了裤|头,就蹲了下去,然后埋头就取下了那个什么红红的垫。

    接着,她忙拉开她的手提包,取出纸巾先擦拭了一番,然后掏出了一块那个什么垫,给换上了。

    她一边换着,一边冲周青道:“喂,你帮我看看有人来没得哦。”

    “嗯。”周青应声道,“没事,现在还没有人来。”

    说话间的工夫,王倩也就换好了,然后站起身,提起了裤|头,系好。

    完了之后,王倩弯腰去拎起搁在草地上的手提包,然后朝周青走了过来,走到他的身侧,侧脸看了他一眼,笑嘻嘻地说道:“嘻嘻,好了,走吧。”

    “嗯。”周青侧脸看了看她,“走嘛。”

    “……”

    ……

    一会儿,王倩也就跟着周青来到了他的工棚里。

    这时候,于静正在院内的灶前忙活炒菜。

    王倩见于静那般忙活的样子,她欣喜不已地乐了乐:“呵呵呵,于静!”

    于静听到这声音之后,忽地一怔,然后撂下了锅铲,转身朝王倩望了过来。

    这一望,于静又是忽地一怔,欣喜不已地乐起来:“嘻!嘻嘻!呵呵呵呵呵呵!王倩?!!”

    “是呀,是我!”王倩开心地乐着,忙冲于静走了过去,“哈哈哈。”

    待王倩走近于静之后,一把就将于静拥入了怀中,兴奋地紧紧地拥着。

    于静也是忽地一把抱紧了她。

    两人相互紧紧地相拥着,乐得眼泪都出来了,良久,无语。

    完了之后,两人渐渐松开对方,相互又是上下打量了起来。

    好一番打量之后,王倩忽然冲于静问道:“过得还好吗?”

    “嗯。”于静忙欣喜地点了点头,然后娇嗔地白了周青一眼,“自从那天忽然遇上他之后,我的生活就变得好了起来。”

    王倩听于静这么的说,她往扭头向后,瞅了瞅她身后的周青,然后回头瞧着于静,乐呵呵地问道:“呵呵呵,你们俩……在一起了呀?”

    于静忙点了点头:“嗯。”

    “呵呵呵,”王倩又问,“那你们俩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呀?”

    “这个就得问他了。”于静笑微微地回道。

    王倩又扭头向后看了看周青,问道:“喂,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呀?”

    “嘿。”周青只是嘿嘿地一笑,什么也没说,只是心里在想,格老子的,老子才不会娶她呢!现在只是她个龟婆娘没人要了,非得赖着老子而已。老子才不管那么多呢,有睡就先睡睡,老子管她将来怎么嫁哪个呢……

    王倩见周青只是嘿嘿地一笑,什么也没说,她便是回过头去,乐呵呵地瞧着于静:“呵呵呵,他还不好意思回答呢。”

    “嘻嘻嘻,”于静乐了乐,“他就是这个样子,问他什么,他总是笑,什么也不说。反正没事,他这人我了解,不坏。要不是他,恐怕我们现在还在江渔村呆着。”

    “呵呵呵,”王倩回道,“是呀!我一直都挺感激他的!”

    “……”

    她们俩正聊着,周青忽然说了句:“喂,菜糊了!”

    ……

    一会儿,等于静为工人们做得了饭菜,周青便是说要请王倩出去吃饭。

    于静听说要请王倩出去吃饭,她忙是进屋去换了身衣衫。

    等工人们回来吃饭后,周青也就和于静、王倩三人走出了工棚,奔村里走去了。

    当周青和她们走了出来之后,工人们便是议论纷纷的。

    其中一个工人说道:“周大哥真是牛,身边的女人还真多。”

    阿三不屑地回道:“柒!这还不算什么呢,那个香姐你们都知道吧,都周大哥给睡了。”

    “啊?不会吧?他那么牛?”

    “你还别不信,”阿三回道,“那天在香姐家门口弄线路的时候,我爬到竹梯子上,无意中当中就瞧着了周大哥和香姐躺在一张床|上。”

    “啊?真的呀?”

    “什么叫真的呀?事实就是事实嘛。”

    “……”

    ……

    等请王倩吃了午饭后,也就相互留下联系方式,然后周青便是和王倩去了村口的大马路旁打的走了。

    完了之后,周青也就和于静一起回到了工棚内。

    当周青和于静回到了工棚内之后,工人们又是开工去了。

    于静笑微微地跟随周青走进了屋里,顺手给关上了门。

    周青则是晃晃悠悠地走到了床前,转身在床沿坐下,然后点燃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于静笑呵呵地朝周青走了过去,上前就是抢掉了周青手头的烟,然后搂着周青的脖子就是亲wen了起来,一顿乱啃,咋咋作响……

    就在于静啃得起劲的时候,周青的手机响了起来。

    周青便是推开了于静,要接听电话,然后于静却是一把抢过了手机,给关了,跟着就把周青给推倒了……

    周青仰望着于静笑微微地俯身而来,又要亲wen,他忽然皱了皱眉头:“唉,你个龟婆娘哪有这么大的瘾咯?”

    “嘻嘻嘻,”于静微微地乐了乐,回道,“晚上你说声音太大,所以白天趁着工人们没在,我们就好好地来咯。”

    周青又是皱了皱眉头:“那刚刚吃完饭回来,也得歇会儿吧?”

    “嘻,”于静又是一笑,“一会儿完了再歇嘛。”

    “啊?”周青一怔,“你非得现在就要呀?”

    “嘻嘻,来嘛,人家现在就难受了嘛。”于静开始撒娇道。

    “你咋子个见到我,你就是难受了呢?”周青又是皱了皱眉头。

    “嘻,谁让你那么厉害,回回都弄得我跟上了天堂似的,犹如神仙般的感觉。”

    “唉,”周青没辙地叹了口气,“好咯,那就来咯。”

    听周青这么的说,于静便是笑嘻嘻地伸手弄开了周青的腰带,跟着就是滑开了他的裤|头……

    ……

    激战了一番之后,待于静从巅峰之上跌落下来,她终于消停了。

    周青累得气呼呼地瞧了于静一眼:“这下你满意了撒?”

    “嘻,”于静微微地一笑,“嗯,满意,那是相当的满意!太舒|服了!一会儿还来哦。”

    “啊?”周青猛地一怔,“不是吧?你……”

    “嘻嘻嘻,”于静开心地乐了乐,“怎么啦?怕了呀?记得当初你在江渔村江边的树林子里,你那猴急的样,不是挺能战的嘛。”

    听于静这么的说,周青暗自白了于静一眼,暗自心想,格老子的,你个龟婆娘的晓得啥子嘛?那时候老子还没有过初次,当然猴急咯,现在老子都不晓得睡了好多,哪还会像当年那样猴急嘛?除非现在能遇上啥子新鲜货还差不多,你个老货,弄起来已经没得啥子多大意思了嘛……

    周青一边想着,一边拿过了手机,打开,然后查阅了一下刚刚未接电话。

    当周青瞧着那个未接电话之后,他傻眼了,暗自一怔,心想,格老子的,驾校的那个郭校长咋子个会忽然给我打电话呢?她找老子有啥子事情呢?

    想着,周青也就回拨了过去。

    当电话接通之后,周青忙问道:“郭老师,你刚刚给我打电话了咩?”

    对方,郭凤英微微地乐了乐:“嘻嘻,是的啦。但是,你刚刚怎么挂了我的电话呀?是不是不想接我的电话的啦?”

    听郭凤英这么的问,周青暗自怔了怔,回道:“不是的。只是刚刚手机忽然没有电了,所以我就着急回家换了块电板,然后就立马给你回电话了。”

    “真的咩?呵。”郭凤英欣喜地问道。

    “是的。”周青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道,“真的就是这样。”

    “哇!那我好好感动的啦!呵呵。”郭凤英乐呵呵地回道。

    “没什么。”周青说道,“应该的。对了,郭老师,你找我什么事情呀?”

    “嗯?”郭凤英暗自羞涩地怔了怔,“没什么事情的啦,只是……我想问你晚上有没有空的啦?”

    “嗯?”周青暗自一怔,问,“今天晚上咩?”

    “是的啦。”

    “有。”周青回道。

    “那,细佬,今晚我请你吃宵夜的啦,怎么样的啦?”郭凤英笑微微地问道。

    “啊?”周青又是一怔,“郭老师怎么突然想起请吃我吃宵夜了?”

    “唉,细佬,你就说,你接受我的邀请不啦?”

    “当然接受。”周青忙回道,“要不这样,还是由我来做东吧。我怎么好意思要郭老师请客呢。”

    “唉,没有事情啦,”郭凤英回道,“谁请都一样的啦。那好了啦,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啦,晚上见的啦,ok?”

    周青愣了一下,忙问:“对了,郭老师,晚上几点?”

    “嗯?”郭凤英想了想,回道,“10点,好不好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