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春满艳

作者:曾呓

    快到了村长家门前的时候,莲花便是奔奔跳跳地爬上禾平下方的石梯,一下子就窜到了禾平上方去了。

    周青跟在莲花的后头,见莲花那么欢快地上到了禾平上去,他也是欢喜地乐了乐。

    莲花爬到了禾平上之后,转身笑呵呵地看了看周青,见周青还在慢慢踩着石梯上去,莲花便是嘎嘎嘎地乐着,冲周青说道:“嘎嘎嘎,周老师爬得没有莲花快,周老师老了。”

    “嘿嘿嘿,”周青也是乐了乐,“是呀,周老师老了呀。但是周老师还没有娶媳妇呢。”

    “嘎嘎嘎,周老师急啥子嘛,莲花还没有长大呢,所以你还得慢慢等着莲花长大呢。”

    “呃?莲花咋子又说起了这个嘛?这事,我们彼此保存在心里就好了嘛。”

    “嘎嘎,周老师害羞了哦。好,莲花以后就把莲花和周老师的秘密保存在心里,不说出来了。”

    “嘿嘿,这就对了嘛。”说着,周青也一步一步地爬到了禾平上。

    当周青上了禾平上的时候,赶巧,村长的女人金莲从堂屋走了出来。

    村长的女人金莲跨过堂屋的门槛之后,见周青已经来了,她便是暗自一怔,然后冲莲花说道:“莲花呀,这都要过年了哦,你看你的寒假作业做好了没得哦?”

    莲花听见她|妈在堂屋门口说话,她忙转身看了看她|妈,乐呵呵地表功道:“妈,莲花已经把周老师请来了。”

    “妈看到了嘛。”村长的女人金莲回道,“好了嘛,莲花,你快回家去做寒假作业嘛。妈,一会儿,晚上要检查你的寒假作业哦。”

    “妈,”莲花便是好声地跟她|妈商量道,“莲花还和周老师玩一哈哈,然后就去做寒假作业嘛。”

    听莲花这么的说,村长的女人金莲也就来气了,便是白了莲花一眼:“你个臭哈婆,还玩啥子嘛?去!快去写寒假作业去!”

    “不嘛。”莲花又是说道,“莲花还要和周老师玩一哈哈嘛。”

    “你个死臭哈婆,听见没得嘛?”说着,村长的女人金莲就转身朝一侧柴堆子里走去了,拿起了一根竹条来,“老娘跟你说,莲花你要是不听老娘的话,就莫怪老娘打你哦!”

    村长的女人金莲拿着竹条子,冲莲花威胁道。

    莲花见她|妈拿起了竹条子,也就胆怯了起来,因为她晓得那竹条子打在身上是条条见血的,她可是不敢招惹她|妈的。

    于是,莲花也只得委屈地看了看她|妈,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地朝堂屋的大门迈步去了。

    村长的女人金莲见莲花委屈地撅着xiao嘴,她又于心不忍地说道:“莲花,乖哈,乖的话,妈就不会打你了嘛。你去好好地写寒假作业嘛。妈是为你好撒,要你好好读书撒,将来考出去,也让你|爸瞧瞧,女孩子照样有能耐撒。”

    莲花听她|妈这么的说,这心里也就舒坦多了。因为她|妈已经告诉了莲花,说他|爸为啥子不喜欢她,那就是因为她是个女孩。

    莲花听着她|妈的话,也就乖乖地朝堂屋走去了,然后转身就进了里屋。

    村长的女人金莲见回头看了看莲花,见莲花已经懂事地进了里屋,村长的女人便是笑嘿嘿地瞧了瞧周青。

    此刻,村长的女人金莲心中有着一种莫名的喜悦和激动,只是无从表达而已。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周青了,所以这时候,她的心里自然就是激动。

    周青没有走近村长的女人金莲,只是默默地伫立在禾平的中央,似笑非笑地看着村长的女人金莲。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村长的女人金莲忽然冲周青说了句:“你个不得好死的,见到老娘,咋子个不说话了呀?”

    这句话,听来是骂人的话,但实际上却包含了很多的感情。一般,只有家里的堂客对她家的男人才这么的说话。

    周青听着,淡淡地一笑,回道:“嘿,到你家了撒,应该你先说话撒。”

    “为啥子你个不得好死的就是不能先说话嘛?真是的!”

    “嘿,现在子不是已经说话了嘛?对了,我听莲花说,你叫我来帮忙,到底要帮啥子忙嘛?”

    “也没得啥子大忙嘛。”村长的女人金莲回道,然后忽然冲周青wu媚地一笑,扔下了手头的竹条子,下了台阶,朝周青走了过来。

    待走近周青之后,她便是又是wu媚地看了周青一眼,然后在周青的耳畔道:“喂,你个瓜娃子的跟老娘来撒,老娘有话跟你说嘛。”

    说着,村长的女人金莲就转身朝屋侧后的方向走去了。

    周青见她已经朝屋侧后的方向走了,便是暗自心想,格老子的,不会又要叫老子和她个浪婆娘上她家牛栏旁边的稻草屋里吧?这可是大白天的哦?

    村长的女人金莲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感觉周青还没动步,她便是忙止步,回头看了看周青,说道:“喂,你个瓜娃子还愣着做啥子的嘛?来撒。”

    周青又是暗自愣了愣,然后也就迈开了步子,走了上去。

    村长的女人金莲见周青走来了,她便是回过头去,继续迈开了步子。

    周青也就懵懵懂懂地跟在村长的女人金莲的后头。

    一会儿,从牛栏前走了过去,然后村长的女人金莲便是在牛栏的屋侧转身,朝牛栏后头走去了。

    这时候,周青的心里已经明白了,明白村长的女人金莲想做啥子了。

    再过一会儿,等走到了牛栏的屋后之后,村长的女人金莲便是zuan进了后面的树丛中去了。

    这块儿的树木密密麻麻的,里面是阴沉沉的,光线暗淡。

    周青也就跟着zuan了进去。

    待zuan进树林子里后,往前走了一小段距离,便见后方有一块绿绿的草地。

    村长的女人金莲走到了那块平坦的草地上之后,止住了脚步,回身笑嘿嘿地看了看周青,忽然像个小女孩似的,娇嗔道:“你个不得好死的一走,又是那么长的时间,真是想死老娘了。”

    周青渐渐走近她的跟前,嘿嘿地一笑:“嘿,想啥子嘛?”

    “老娘想啥子,你个不得好死的还不晓得呀?”

    “嘿,我咋子个晓得嘛?我不是你啥子人。”

    “你个不得好死的真是没得良心!老娘真是掏心窝子地念着你,想着你,爱着你,你个不得好死的居然还说这没得良心的话,真是气死老娘了!”

    “嘿,老子没要求你这样子撒。”

    “你……好了嘛,不说这个嘛。快点撒。”说着,村长的女人金莲便是抬起了双手,开始解上衣的纽扣了。

    周青见她如此,又是嘿嘿地一笑:“嘿,你就是要老子帮你这个忙吗?”

    “嘿,”村长的女人金莲娇|媚地一笑,“好了嘛,你个不得好死的不要说话了嘛,快点撒。这么长的时间,都憋死老娘了得。”

    村长的女人金莲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褪去了她的上衣。

    周青瞧着村长的女人金莲的举动,暗自心想,格老子的,看来老子也只好给她一回了。

    没一会儿,村长的女人金莲只剩下最后的一道防线了。跟着,她自己撤除了她的最后一道防线,然后蹲下,用她自己的衣衫在草地上铺好,接着也就直接在那上方躺下了。

    村长的女人金莲仰望着周青,说道:“你个不得好死的快点撒。你咋子个这么慢嘛?真是急死老娘了!”

    “嘿嘿,你急啥子嘛?这不快了嘛。”

    “唉!瞧你解个衣扣子都解了那么长的时间,老娘真是着急得很!你看看老娘多麻利的嘛,三下五除二的,就是完事了嘛。”

    “嘿嘿,你是老手了撒。”

    “柒!老手个啥子嘛?老娘也就是跟了你个不得好死的撒。”

    “胡说,你明明是村长的女人撒。”

    “喂,你不要说他个死干巴老头子了嘛。不说还好,一说老娘就来气。老娘跟着他个死干巴老头子真是苦死老娘了!如果没得你个不得好死的,老娘都快要憋疯了。”

    “没得这么严重吧?嘿嘿。”

    “那你个不得好死的就一年半载的没有试试,看看你个不得好死的到时候是不是像猫抓墙似的?”

    “嘿嘿。”周青一边嘿嘿地笑着,终于除去了所有的衣衫。

    然后,周青也就朝村长的女人金莲走了过去,便是朝她俯身而去……

    ……

    随着一番ji烈地战斗之后,村长的女人金莲的脸颊渐渐泛起了红晕来。

    此时此刻,她已经是啥子也不顾及了,只顾嗷嗷地叫唤着,眉头紧锁,闭着双眼,时而yao一下嘴唇,时而微微地张着嘴,脑袋左动右晃的,身ti一扭一摆的……

    一阵阵狂风暴雨,跌宕起伏之后,村长的女人金莲渐渐地从巅峰之上跌落了下来,便是惬意地舒缓了一口长气。

    周青也累得倒下了,上气不接下气的。

    歇息了一会儿之后,村长的女人金莲满意地说了句:“舒|服!”

    “嘿嘿。”

    “老娘已经好久没得这么舒|服过了。还是你个不得好死的厉害!”

    “嘿嘿。”周青又只是笑了笑。

    然后,当周青要下来的时候,村长的女人金莲却是一把抱住了他,说了句:“就这么的呆着嘛。”

    “你不累呀?”

    “累啥子嘛?老娘就是喜欢这种感觉撒。”

    “……”

    说着话,不觉的,村长的女人金莲又想要了。

    又是一番ji烈地热切地的缠mian和ji战之后,双方终于平息了彼此的战火。

    村长的女人金莲总算得到了暂时的满zu和释放,得到了她想要的乐|子。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她终于准许周青下来了。

    然后,她扯过她的一件秋衣,擦拭了一下,然后便是穿好了衣衫。

    完了之后,她也就是笑嘿嘿地瞧着周青,说了句:“好了嘛,走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