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春满艳

作者:曾呓

    吴莲花一边问着,一边走向了周青。

    周青见莲花走来,他便是嘿嘿地一笑:“嘿,老师也是刚刚子归来撒。”

    “哦。”莲花应了一声,“这样子呀。”

    周青看着莲花,问了句:“莲花呀,这学期是不是上六年级了呀?”

    “嗯。”莲花点头回道,“是撒。”

    “嘿,”周青一笑,“哇哦,那你很快就要上初中了哟。”

    “嘻!”莲花开心地一笑,“是撒。”

    莲花回答完毕之后,又是前后左右看了看,见那帮孩子们都走远了,她便是笑嘻嘻地冲周青小声地说道:“嘻嘻,周老师呀,你可是要等着我哟。”

    “呃?”周青皱了皱眉头,“你咋子个又说起这事了呢?”

    “呵呵呵,”莲花乐了乐,回道,“我怕老师忘了我们拉钩钩盟誓了撒。”

    “嘿,”周青一笑,“放心的撒,老师咋个会忘记嘛。”

    “嘻!”莲花又是欣喜地一笑,不禁说道,“金钩钩,银钩钩,哪个说话不算,就用鸡屎涂舌头,呵呵。”

    “嘿嘿嘿……”周青开心地乐了乐,“老师记得的撒,金钩钩,银钩钩,哪个说话不算,就用鸡屎涂舌头。”

    “嘻,那,周老师,你可是要等我大学毕业哟。”

    “嗯。”周青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莲花呀,走嘛,我们一起归家嘛,现在子不早了撒。”

    “好嘛。”莲花回道。

    然后,周青便是和莲花一起朝村里走去了。

    一边走着,莲花一边侧脸笑嘻嘻地看着周青。

    如今莲花的个头明显的增高了,头顶都到了周青的肩膀了,看起来都有点儿像姑娘了。只不过是她面上还是一脸的稚气罢了。

    周青侧脸看了看莲花,不禁一笑:“嘿,莲花呀,你现在子都快成大姑娘了哟?”

    “嘻嘻,”莲花乐了乐,“是呀,莲花都快要有周老师高了哟。”

    “嘿,”周青一乐,“莲花呀,你这两年咋子个长得这么快呀?”

    “嘻嘻嘻……莲花也是不晓得嘛?”

    “……”

    ……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朝村里走着。

    一会儿,等到了莲花家对面的马路边,周青便是对莲花说道:“莲花呀,你赶紧回去吧。老师也回去了。”

    “嗯。”莲花应了一声,然后朝马路旁的小土道走去了。

    周青则是继续沿着村道往前走去了。

    ……

    一会儿,当周青归到家之后,到了他家二楼的客厅的里,他老妈见周青归家了,便是忙问道:“你个短命鬼呀,纪委找你啥子事情嘛?”

    “嘿,”周青一笑,回道,“没得啥子事情嘛。就是怀疑了我贪|污嘛。实际上呢,我没有撒。”

    “唉……”他老妈叹了口长气,“你个短命鬼归家就好了嘛。把老娘担心死了。老娘还以为你个短命鬼就这样子被纪委带走了呢?”

    “嘿,”周青忙是一笑,“咋子个会的嘛?我又没有贪|污撒。他们也就是问问撒,调查调查我撒。”

    “哼!”他老妈说道,“你个短命鬼还说没事呀?都把你给带走了撒,你还说没得事情,真是的。都在里面关了好几天了嘛。”

    “嘿,”周青又是一笑,不屑道,“咳,他们问情况嘛,就是这样子撒。没得啥子嘛。”

    就这时候,他老爸叼着烟卷从楼下上来了,见周青站在客厅中央,他老爸便是忙道:“嚯!你个短命鬼总算是归来了呀?”

    见他老爸这么的说,周青又是一笑:“嘿,没得啥子事情撒。”

    “还说没得啥子事情呀?都把我急坏了撒。老吴还说你个短命鬼要是真的贪|污了的话,那就是放不出来了呢。”

    “嘿,”周青又是冲他老爸一笑,“咋子个可能嘛?我本来子就是没有贪|污撒。所以呢,他们也是没得把柄撒。妈不是常说嘛,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嘛。”

    “哼!”他老爸回道,“你个短命鬼呀,老子还真的怕你做啥子亏心事情撒。因为你个短命鬼胆子太大了嘛。就在广东那么短的事情里,你就赚了那么多钱,这肯定是有问题撒。”

    “嘿,”周青一笑,回道,“啥子事情嘛?总之呢,那个钱跟我现在子当了村长是没得关系撒。那只是我打工赚来的钱,他们有啥子可查嘛?”

    这时候,他老妈忽然道:“好了好了好了,现在子不说这事了嘛。反正你个短命鬼也归家了撒,人没事了撒。对了嘛,你个短命鬼吃了晚饭了没得嘛?”

    “还没有撒。”周青回道。

    “那老娘这就去给你个短命鬼做晚饭了嘛。”

    “嗯。”周青应了一声。

    然后,周青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烟来,取出一根,递给了他老爸。

    完了之后,他自己叼上了一根烟,点燃。

    接着,他也就和他老爸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了。

    等过了一会儿,周青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听见手机响了之后,周青忙是掏出手机一看,见是齐镇长打来的电话,他忙接通了。

    待电话接通了之后,齐镇长欣喜地乐了乐:“嘿嘿,你小子现在子没事了呀?”

    “没事了呀。”周青回道。

    “吓得我都打算找人去县里捞你小子了的。你小子究竟有没有贪|污嘛?”

    “嘿,”周青欣喜地一笑,“齐镇长呀,如果我真的贪|污了的话,他们咋子个可能还放我出来嘛?”

    “嘿,”齐镇长也是一笑,“也是。我这几天天天打你小子的手机,总是打不通,没想到今日个晚上终于打通了。不过呀,你小子以后做事要小心哟,这一次,我估计呀,八成是有人想整你小子撒?因为这次抓人的时候,纪委都没有跟我们镇里通报嘛,直接就奔新江渔村去了嘛。要不是吴胜利来跟我说的话,我都还不晓得是咋子个回事呢。”

    “嗯?”周青愣了愣,皱了皱眉头,然后问道,“齐镇长呀,你刚刚子说是有人想整我是吧?”

    “我也是猜想撒。”齐镇长回道。

    “可是……”周青又是愣了愣,“齐镇长呀,我记得我当村长以来,也没有得罪那个嘛?咋子个会有人想要整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