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邢先生的这个动作是表明,病人没救了。
  李大虎吓了一跳,上去拉住了邢先生的胳膊:“咋了这是?先生,我儿子到底有救没救,您倒是给个准话啊?”
  邢先生一捻胡须说:“没救了,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李大虎一听脑袋嗡di 一声,结结巴巴道:“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不应该这样啊,不就是跟女人上个炕吗?怎么会丢掉命呢?”
  邢先生脸色不变,只说chu *了四个字:“tuo *阳而死。”
  “tuo *阳,什么叫tuo *阳?”
  “就是男人房事长chu *不止,body(* shen | ti *)过度虚tuo *,必死于女人腹上。简单的说就是马上风。”
  “啊?马上风?”
  “对,当时* gao *林跟玉环同房的时候,因为心里太jin 张,导致早泄,早泄的过程又导致tuo *阳,结果死在了玉环的身上。这个……不稀奇。”
  扑通!Behind(shen hou)传*| lai |*一声巨响,庆林娘昏倒在di 上,立刻人事不醒。
  “他娘,你这是咋了?”一个刚刚断气,尸体还没有凉透,结果又晕倒一个,李大虎立刻慌了手脚,不知所措,赶jin 上去搀扶大White(颜色bai )梨。
  李大虎把老婆搀扶起*| lai |*,拉上了土炕,邢先生拉chu *两gen钢针,在女人人中上扎了一下,大White(颜色bai )梨才悠悠转醒。
  醒*| lai |*以后,她长长chu *了口气:“啊……哈,俺滴天啊,俺滴di 儿啊,这是做了哪门子孽啊,天要灭俺啊!”庆林娘醒*| lai |*就是一声嚎啕,杀猪一样。
  直吓得院子里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个劲的跟着乱吠,架子上的鸡也吓得直扑棱,落了一di 的鸡mao *。
  李大虎都要绝望了,拉住邢先生的胳膊,扑通,给老人跪了下去:“邢叔,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我刚死了一个儿子,现在又死一个,已经不能再死了,再死……我就要断gen了。我求你了,救救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