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当时桃flower (hua )就吓傻了,不知道该咋办,脸蛋Red(* hong *)Red(* hong *)的,*着脸颊怔了半天。
  接着女孩就愤怒了,嚷道:“Red(* hong *)旗,你gan 嘛亲俺?”
  Red(* hong *)旗嘿嘿一笑:“桃flower (hua ),俺稀罕你,俺想将*| lai |*娶你做老婆,你看中不?”
  这种求爱的方式太直White(颜色bai )了,弄得桃flower (hua )手足无措尴尬不已。跟她在书上看到的* na *种柏拉图式的爱情完全不一样。
  槐flower (hua )拒绝也不是,不拒绝也不是,傻呆了几秒,Red(* hong *)着脸说:“俺懒得理你。”她赶jin 拿起镰刀收割包谷杆子,*| lai |*掩饰自己的慌乱。
  Red(* hong *)旗看到桃flower (hua )遮遮掩掩的样子,就知道她对自己有意思,gan 的更起劲了。
  从* na *儿以后两个人就偷偷交往起*| lai |*,慢慢约会,约会的di 点一般都是青纱帐里,山坡背后,或者桥hole(dong )的***。
  刚开始的时候两个人都很拘束,就是肩膀靠着肩膀坐着,话也很少,再后*| lai |*就慢慢学会了拉手,再后*| lai |*又学会了接吻。
  桃flower (hua )还记得跟Red(* hong *)旗the first time(di yi ci )接吻的样子,* na *一天还是在玉米林里,Red(* hong *)旗用嘴巴死死叼着她的**,两个人呼xi 口及ji cu *,彼此可以感应到对方的心跳。
  * na *张嘴太厉害了,跟猫头鹰一样,恨不得撕裂她**上的一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女孩子喘息不止,心里慌乱慌乱的,血液也开始沸腾。
  吧唧一声松开,Red(* hong *)旗问:“逮不逮?”
  桃flower (hua )摇摇头说:“不逮,不但不逮,还很疼呢,人家的嘴巴都肿了。”
  Red(* hong *)旗说:“the first time(di yi ci )都这样,开始的时候有一点点疼,以后不但不会疼,还很舒服呢,大军哥说过,路趟顺就好了。”
  桃flower (hua )的脸Red(* hong *)到了耳gen,切了一声:“这都什么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屁理论啊?”
  Red(* hong *)旗说:“桃flower (hua ),咱俩亲嘴了,你以后就是俺的女人,你说亲嘴会不会生孩子?俺……好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