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桃flower (hua )哭的更伤心了,Red(* hong *)旗娘也是顿足捶xiong ,她不埋怨美兰,美兰也是好意,完全是儿子不遵医嘱酿成的后果。
  Red(* hong *)旗娘跺跺脚也说::“割了吧,桃flower (hua )如果不愿意,可以再嫁,俺保证不拦着,妮儿,算Red(* hong *)旗对不起你。”
  得到了家人的同意,邢先生就开始手术了,给Red(* hong *)旗注she 了麻药。
  * na *个di 方切除的很顺利,轻轻一下就完事了,Red(* hong *)旗没有感觉到疼痛,但是以后他只能做太监了。
  Red(* hong *)旗的心里就像一捧死灰,他感到万念俱灰,桃flower (hua )这么好的媳妇,以后只能守活寡了。
  手术完毕,朱二刀就找人把Red(* hong *)旗抬回了家,放在了家里的土炕上,Red(* hong *)旗开始了养伤。
  这段时间桃flower (hua )对Red(* hong *)旗照顾的很周到,她尽到了一个妻子应该尽到的一切,但是Red(* hong *)旗整天虎着脸不理她,两个人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
  两个月以后Red(* hong *)旗才下炕,他的体格依然健壮,下di gan 活非常的卖力,但是人显得木讷了很多,整天一副满怀心事的样子。
  每天晚上桃flower (hua )躺在Red(* hong *)旗的身边,*着他的xiong 膛安慰他,但是Red(* hong *)旗却哼一声,把桃flower (hua )的手从自己的身上拨拉开,然后扭过身子不去理她。
  终于有一天,Red(* hong *)旗对桃flower (hua )说chu *了实话:“桃flower (hua ),咱俩离婚吧,我啥也给不了你,你跟着我gan 啥?”
  桃flower (hua )就抱着Red(* hong *)旗哇哇大哭:“Red(* hong *)旗,你别这样说,没* na *个事,咱俩一样的幸福,放心,俺不走,永远也不走,俺稀罕你,没孩子,咱就抱养一个,咱好好过(曰)ri 子,不让别人看笑话。”
  Red(* hong *)旗说:“* na *是你的想法,我的想法就是离婚,我不能坑你一辈子,你走不走?”
  桃flower (hua )jin jin 抱着男人的腰说:“俺不走,死也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