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 na *些砖头都是粘泥,必须要先用砖机把粘泥打成坯子,然后经过风gan 晾晒,等到砖坯子gan 透以后,再用小车把砖块送jin *砖窑里jin *行煅烧。
  十多天以后,砖坯子就会被烧成一块块坚*ying *鲜Red(* hong *)的砖块。翠flower (hua )的工作就是装窑chu *窑。
  她像个男人* na *样诚实可gan ,不惜一身的力气,刚刚chu *窑的时候,因为窑里的温度还没有降下*| lai |*,里面的hot(英文:hot,中文:re )量非常的* gao *,能达到七八十度,手指碰在砖块上有时候会嗤嗤冒烟,手套都能烧焦。
  可是翠flower (hua )嫂浑然不顾,她满头大汗,咬着牙默默忍受,跟* na *些男人并着肩gan 活。一点也不今口 han 糊。
  终于,第一月的工资下*| lai |*了,整整一百五十多块,翠flower (hua )嫂想不到打工会挣这么多钱,这足足是几百斤粮食的price (中文:jia ge)啊。
  * na *时候一斤麦子才三四mao *钱,一亩di 才收三四百斤麦子,这整整是一亩di 半年的收入啊。
  翠flower (hua )嫂领到工资以后,她的hands(* shuang * shou *)都在chan dou (颤抖吧!凡人!),* na *种激动的心情是无与伦比的。
  她一下抱住了儿子如意:“如意,娘能挣钱了,娘可以养活你了,你可以在城里上学了。”
  翠flower (hua )嫂的手*在儿子的脸上,如意的脸上就是Red(* hong *)Red(* hong *)的一片,这时候如意才发现,娘的手指上净是血,手套也磨破了,砖块的炙hot(英文:hot,中文:re ),加上砖棱子的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把娘的手弄得血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模糊。
  但是翠flower (hua )没感觉到疼,她陶醉在人生价值的喜悦中,如意抓着娘的手哭了:“娘,疼不疼?”
  翠flower (hua )嫂就摇摇头:“不疼,如意别哭,娘不疼。”
  如意说:“娘,俺想回家,回家找叔叔,如意想叔叔了。”
  翠flower (hua )嫂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就说:“叔叔以后不会跟咱们过了,你忘了他吧。”
  如意说:“娘,叔叔对咱们* na *么好,咱们为啥要离开,我想回村子,我想大状叔叔,想大军叔叔,还想二丫和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