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啊?流掉?大军……俺不!”玉环一下子放开了大军,向后退了两步,傻愣愣看着男人。
  大军说:“不流掉不行啊,我是支书,我必须要做个表率,妮子……保不住了。”
  玉环忽然抱住了大军哇哇哭了:“大军,这是咱们的骨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啊,* na *可是一条生命,就是杀了俺,俺也要留住孩子的命,这是屠杀,是作孽啊!”
  大军说:“是作孽,天都在作孽,我们有什么办法?”
  玉环说:“大军,咱家不是有钱吗?咱可以chu *钱,flower (hua )多少钱都没问题,咱罚的起……。”
  张大军忽然横眉冷对,咬牙切齿说:“我宁可把孩子打掉!宁可断子绝孙!宁可把钱扔jin *河里打shui *漂,也不给他们!他们不是人,是禽兽,禽兽不如!”
  第二天早上,玉环就被工作组的人带走了,带jin *医院把孩子打掉。张大军陪着她一块去的。
  * na *时候玉环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了心跳,都五个月了,被人强制流产
  孩子流下*| lai |*的时候四肢健全,五官都发育成型,是个女婴,死胎,催产针催下*| lai |*的。
  看到孩子的第一眼,玉环流下了眼泪,张大军的心里也不是个zi wei 。
  女人躺在病chuang shang ,pa(足八)在男人怀里放声大哭,泣不成声:“大军,上天既然把她赐给了我们,这个世界就应该有她生存的空间,这是命啊,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有了。”
  大军拍着媳妇的肩膀安慰她:“算了,孩子跟我们无缘,是她命不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20年以后,当江西某di 一位妇女被当di 乡政府强制流产,在全国闹的沸沸扬扬的时候,外国人都感到惊奇,觉得我们的政策不可思议,其实在80年代后期,乡下农村被人强制流产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稀松而又稀松,平常而又平常。